热风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赫鲁晓夫为救儿子曾向斯大林下跪-【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17:27 阅读: 来源:热风枪厂家

赫鲁晓夫为救儿子曾向斯大林下跪

1956年,在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当赫鲁晓夫向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发难时,所有与会代表几乎无一例外地感到十分震惊。赫鲁晓夫之所以这样做,可能不是在遵从“列宁遗嘱”,而很可能是实施个人报复。到底是什么让斯大林惹恼或伤害了他的部下,才令他这般刻骨铭心,誓报此仇?

1956年,在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当赫鲁晓夫向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发难时,所有与会代表几乎无一例外地感到十分震惊。他们中谁也没有料到,他在揭批斯大林的路上会走得那么远。

当时就有不少人暗暗猜测,赫鲁晓夫之所以这样做,可能不是在遵从“列宁遗嘱”,或者坚持某项特殊原则,而很可能是实施个人报复,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个人恩怨。人们不禁会问,到底是什么让斯大林惹恼或伤害了他的部下,才令他这般刻骨铭心,誓报此仇?

多少个纷繁的岁月已然逝去,在古比雪夫的那件事的精确日期已无从考证。但那件事的确发生过,而且在莫斯科找到了两位知名人物,他们可以对此作证。见到前“苏联英雄”、空军飞行员斯捷潘·迈克尔扬后,他讲述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过后,他还建议去莫斯科大剧院找女演员瓦莲京娜·彼得罗娃。据他介绍,对于那一段历史,她可以讲得更加准确详细,因为她当时就在事发地。

意外枪杀

在古比雪夫的时候,斯捷潘·迈克尔扬常去一家门诊部做治疗,在那里结识了两位陆军上尉,他们也在此处进行伤后的门诊治疗。别看他们的军衔只是上尉,但都有不小的来头:一个叫鲁本·伊巴露丽,是著名西班牙共产党领袖多洛雷斯·伊巴露丽的儿子;另一位叫列昂尼德·赫鲁晓夫,是尼基塔·赫鲁晓夫的儿子。斯捷潘·迈克尔扬与列昂尼德·赫鲁晓夫交往了大约三个月,几乎每天都要见面。斯捷潘当时觉得,列昂尼德是一位好同志,而且老实忠厚。但令人遗憾的是,列昂尼德有点嗜酒如命,这才惹出杀身大祸。

恰巧在那段时间,列昂尼德·赫鲁晓夫的一个好哥们儿来此地出差,住在古比雪夫的一家旅馆里。此人可以从一家酒厂买到烈性酒。两人相见甚欢,经常从酒厂买回够喝一个星期的酒,然后躲进旅馆房间慢慢享用。迈克尔扬虽然不喝酒,但也时常去那里串门。他在那里还见到了其他客人,包括一些年轻姑娘。赫鲁晓夫的酒量奇大,但喝完酒后从来不撒酒疯,反而变得更加憨厚,不一会儿就会安静地睡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认识了从莫斯科大剧院疏散来后方的两名青年舞蹈演员,并与她们交上了朋友。她们一个叫瓦莲京娜·彼得罗娃,另一个叫丽莎·奥斯特罗格拉茨卡娅。当迈克尔扬离开古比雪夫以后,一场悲剧就发生了。而这个消息是他从列昂尼德来莫斯科的一个朋友那里听说的,后又从瓦莲京娜·彼得罗娃讲的故事中得到了证实。

据列昂尼德·赫鲁晓夫的朋友讲,在某一天,一个从前线回来的水兵也出现在他们这群人中。年轻朋友在一起自然很是热闹,大家喝得酣畅淋漓,个个早已面红耳赤。在交谈中有人说,列昂尼德的枪法十分了得,简直可以百步穿杨。那名水兵听着这种奉承话觉得刺耳,就不知深浅地与之争辩起来,并坚持要列昂尼德露一手,用手枪打掉他头上顶着的瓶子。虽然列昂尼德一再拒绝,但拗不过水兵的死硬纠缠,就拿起了手枪,打掉了酒瓶的瓶颈。但酒喝多了的水兵认为这还不够,说必须击中瓶身才算完。列昂尼德只好重新开了一枪,但却击中了水兵的眉心,顿时脑浆迸溅。

惹出人命官司以后,按照当时惩罚有过错飞行员的通常做法,列昂尼德被罚“在前线干满八年”。于是,不等脚上的伤完全治愈,列昂尼德·赫鲁晓夫就被派上了前线,去接受雅克——7B歼击机的培训。当列昂尼德路经莫斯科时,斯捷潘·迈克尔扬与其见了面,但他当时对此事却只字不提。

彼得罗娃的回忆

因为各种原因,在斯捷潘·迈克尔扬讲出上述故事七年以后,瓦莲京娜·彼得罗娃才被找到。她不仅身体十分健康,而且准备把所知道的经过合盘托出。因为她是斯大林时代政治局候补委员谢尔巴科夫的大儿媳,所以她掌握的情况实在不少。瓦莲京娜·彼得罗娃凭着自己良好的记忆,详细地回忆了那段往事:

“伟大的卫国战争打响了,我当时还是一名20岁的女舞蹈演员,并随大剧院疏散到了古比雪夫。现在,这座城市已经更名为萨马拉。在1941年末或1942年初,我在那里结识了斯捷潘·迈克尔扬和列昂尼德·赫鲁晓夫。

尽管这场战争十分可怕,但从1941年10月起,剧院在古比雪夫的工作开始忙碌起来。我们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凑,早晨搞排练,晚上搞演出。但也有闲暇的日子,这时候我们就聚在一起。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斯捷潘·迈克尔扬在舞台上见到了我,大概对我一见钟情,就想和我交朋友。他便时常来看我们的戏剧演出,并对我在芭蕾舞剧《唐吉诃德》中跳的吉格舞很是欣赏。斯捷潘原来认识另一位演员奥莉加·列佩申斯卡娅,就让她从中把他介绍给我,但她始终都没有答应。有一天,当我漫步在涅克拉索夫街头,准备去食堂就餐时,一辆汽车突然停在我的身边,从车里迅速跳出一人,用双臂把我用力一抱,然后猛地塞进了汽车。令我感到难以置信的是,被强行劫持上汽车之后,我一下子认识了两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子,他们就是斯捷潘·迈克尔扬和列昂尼德·赫鲁晓夫。

他们是几个挺有趣的小伙子,曾经在前线身负重伤,然后在门诊部治伤时彼此认识。就以这样的奇特方式,我们彼此也认识了。然后,我把我的女伴丽莎·奥斯特罗格拉茨卡娅介绍给了他们,并且她与列昂尼德·赫鲁晓夫开始了约会。我和斯捷潘差不多成了一对,而丽莎与列昂尼德也成了情侣。

就这样,我们四个经常聚在一起,列昂尼德和斯捷潘还喜欢开车带我们去兜风。当1942年的春天来临之际,他们开始载着我们去城外散心。在郊外的森林里,我们尽情地玩耍,非常开心。列昂尼德有一把手枪,列昂尼德和斯捷潘就负责把小木板向天上扔,让我们俩女孩儿开枪打着玩。我的枪法还可以,能够打中这些木板,因为我们芭蕾学校有军事课程,并去射击场打过靶。我打得特别准,以致有人叫我‘伏罗希洛夫步兵’。”

“斯捷潘几乎不会喝酒,而列昂尼德虽然性格非常安静平和,但却喜欢饮酒。 说老实话,我没有看见他喝醉过,从未见过!但关于他经常喝酒,而且酒量很大,这个倒是听说不少。列昂尼德有一个朋友叫彼得,在旅馆开有一个房间。而这个朋友在酒厂工作,他从那里带来了陶瓷瓶装的烈性甜酒,并用它在旅馆房间里招待我们……

斯捷潘和丽莎各自先后去了莫斯科,列昂尼德有点耐不住寂寞,就又联系上了一位马戏团女演员,她是在马戏团做骑马表演的。列昂尼德有了新欢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渐渐疏远了,不再像斯捷潘和丽莎在时那样常见面了,我平常只一个人呆着。

突然有一天,列昂尼德的朋友彼得跑来找我,并对我说:‘不幸! 真是不幸!真可怕,出大事了……那些马戏演员把列昂尼德围在中间,不停地给他灌酒。然后他们就争执起来,说列昂尼德不是会打枪吗,能不能用手枪打中一名同志头顶的酒瓶。列昂尼德就开枪了,但只打中了瓶嘴儿。他们就说,不算,要重来!他们又摆上一个瓶子,列昂尼德又打了一枪,但却打中了这个人。他把他打死了……’

这都是那些马戏演员造成的,但也要怪那个女驯马师,是她把他带进了他们的圈子。我记很清楚,当时的一切都发生在马戏团里。列昂尼德一个人是干不出这种事的,因为我很了解他,他是一个非常安静平和的人,而且善良厚道。

在当时,这起可怕的不幸事件传遍了全城,弄得沸沸扬扬。有人告诉我,列昂尼德后来去了莫斯科,由他父亲把他送上了前线,然后就在前线牺牲了。”

虽然两位证人的话稍有出入,但只是出事的地点有所不同,开枪误杀他人一事确定无疑。据多年后的检察官说,列昂尼德只受到“在前线干满八年”的处罚,这极其值得怀疑,背后一定有别的原因。因为那是在残酷的战争年代,如果闹出类似的流血事件,有过错的当事人必定会被处以极刑,被就地枪决。必定是国家头面人物进行了干预,才会出现这种姑息迁就的判决。

根据苏联解密档案显示,在古比雪夫失手杀人事发后,赫鲁晓夫的儿子的确上了前线,并被编入一个歼击机飞行大队。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如果列昂尼德最初真的曾被判处死刑,那么又是出于什么原因,是否就是源于这起意外杀人,又是谁让他死里逃生?

下跪事件

在那样一个年代,一名大剧院女演员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但负责苏联高级领导人警卫的著名克格勃将军米哈伊尔·多库恰耶夫知道,并向我们讲述了故事的经过:

那还是在战争时期,有一次,赫鲁晓夫从前线给斯大林打来电话,并坚决恳求斯大林接见他。在获得斯大林的首肯后,赫鲁晓夫便动身飞往莫斯科。

在此之前,斯大林就接到报告说,赫鲁晓夫的儿子列昂尼德是一名空军飞行员,现在犯了重罪,依照法律将受到最严厉的处罚。像往常一样,斯大林的私人秘书波斯克廖贝舍夫向斯大林报告说:赫鲁晓夫同志已经到了,正在会客室里候见。

当波斯克廖贝舍夫出去以后,赫鲁晓夫定了定神,决定把自己的请求讲出来。说着说着,赫鲁晓夫开始小声抽泣起来,然后是放声痛哭。他呜咽着对斯大林说,自己的儿子犯了罪,应该让他受到严厉惩罚,但是不要枪毙他……

斯大林冷冷地回答说:“既然是这样,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听斯大林这么一说,赫鲁晓夫立即双膝跪地,苦苦地央求起来。见斯大林仍无动于衷,救子心切的赫鲁晓夫急火攻心,忽然双手着地,弓着身体爬到斯大林脚边。斯大林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手,一时手足无措,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斯大林定了定神,身子向后退了一步。赫鲁晓夫就跟着往前爬了一步,一边继续啜泣,一边请求宽恕他儿子。斯大林叫赫鲁晓夫站起来,并亲自用手去拽他,但他此刻已经失去了自制力,赖在那里不动。无奈之下,斯大林只好叫来波斯克廖贝舍夫和警卫。当他们飞奔进入会客室时,他们都看见了这惊人的一幕。

斯大林叫人把赫鲁晓夫扶入隔壁的房间,并请来了医生。医生对赫鲁晓夫进行了护理,让他逐渐恢复了平静,然后又陪送他回到住所。而在警卫人员和医生安慰他期间,赫鲁晓夫口中一直喋喋不休地念叨着:“宽恕我儿子吧,请不要枪毙他……”

跪地求情一事发生后,关于赫鲁晓夫家有不幸且斯大林拒绝宽恕的消息不胫而走,并成为克里姆林宫工作人员茶余饭后的谈资。即使是现在,国家安全机关的工作人员在闲谈时,都会提到斯大林和赫鲁晓夫的那次会面,尤其是当谈到斯大林与赫鲁晓夫的关系时。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余下的事情,但可以推断的是,斯大林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过后暗地向下面打了招呼,不然赫鲁晓夫的儿子就上不了前线。

向死人发起了战斗

据其它资料显示,列昂尼德·赫鲁晓夫事实上并没有死在前线。早在乌克兰基辅期间,他就因当土匪被抓,其他土匪均被处决,但他却因父亲是乌克兰共产党第一书记而逃脱了惩罚。当列昂尼德在古比雪夫又出事后,在赫鲁晓夫跪地请求下,斯大林最后饶了他儿子。

当时正值开战之初,列昂尼德戴罪上了前线,当上了飞行员。在第一次战斗中,列昂尼德驾驶的歼击机因远离长机,后来被德军俘虏。他向敌人妥协后,成了纳粹德国宣传战中的王牌。

为此,期大林十分气愤,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把列昂尼德弄回来。苏联锄奸队 想尽办法,终于将列昂尼德劫回莫斯科。根据列昂尼德的犯罪事实,莫斯科军区军事法庭将其判处死刑。

在军事法庭做出判决后,赫鲁晓夫又向政治局各位成员求情,要求政治局会议讨论重新判决。莫斯科市委书记谢尔巴科夫第一个发言,并强调法律面前应人人平等,并主张维持原判。贝利亚接着说,列昂尼德在基辅和古比雪夫的犯罪事实清楚,而且他已被饶恕过两次。

最后,斯大林总结说:“同意大家的意见。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儿子身上,作为父亲不论有多么悲痛,我都会接受这一公正的判决。”会后不久,列昂尼德就被军事法庭处死。

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为了求得斯大林法外开恩,赫鲁晓夫被迫放弃自尊,做出那种卑躬屈膝的下跪举动,令他在世人面前颜面尽失。但更令赫鲁晓夫忿恨的是,儿子最终仍死于斯大林之手。因而人们普遍认为,“下跪事件”是赫鲁晓夫日后攻击斯大林的导火索,并成为揭批斯大林个人崇拜的主因。

有一回,赫鲁晓夫曾当着众多亲信的面,口无遮拦地对他们说:“为给自己的兄弟报仇,列宁当时向沙皇全家进行了报复。而我要向斯大林复仇,为我儿子报仇,即便他已经化成了灰。”

赫鲁晓夫后来如愿以偿地当上了苏联共产党总书记后,恪守了自己的诺言。丘吉尔曾经评价说:“赫鲁晓夫向死人发起了战斗,并且胜利凯旋。”然而,生活就是这样残酷无情,赫鲁晓夫本人最终也没有逃脱可悲的结局。

每当想到这些,满腹经纶的多库恰耶夫将军就会冒出一个念头:如果不是那起意外枪杀,苏联的历史完全可能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本文原载于《先锋国家历史》2008年第5期,原题为“赫鲁晓夫向斯大林下跪”

北京nk细胞疗法

中国nk免疫细胞

nk细胞免疫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