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敦煌

发布时间:2021-01-21 20:20:03 阅读: 来源:热风枪厂家

《敦煌》

黄沙漫漫,一眼望不到尽头,日已垂暮,道道泛着残红的斜光照落在无穷大

漠,大漠深处,便是连这头顶的天色,也被这残阳染透了大半红芒,血红血红的,

似燃烧中将要熄灭的火,绽放着它最后的光芒。

风声呼啸,流沙飞走,一排排被人和骆驼经过的足迹逐渐被风和沙所淹埋,

一阵乱风席卷而过,缕缕沙尘随风游走,此时此刻,人和骆驼就走在灰尘深处,

人的呼喊声,骆驼脖颈上的铃铛声,清清脆脆的彼此相映着。

蒙着面可以隔绝大漠风尘,双目遥望远方,一派荒凉所在,沿着足迹往前走

去,渐渐有残破城墙,弥漫在风尘之中。

那已说不上是城墙了,常年的风霜,墙早已塌了大半,只是就在那墙的后面,

坐落是着一处小镇,这处小镇多是为行走商旅提供方便,天色将黑之时,四面八

方经过的人,总是要停留在这里歇上一歇。

猎猎作响的是一面破旗子,风中夹杂着令人喘不过的气灰尘,同样也飘着一

股地道,劲凉的酒香。

凛冽的风如刀,吹拂着人的肌肤,飘香的酒如火,燃烧人的一饮之欲。

十几头骆驼,铃铛声叮铃叮铃,进入了小镇,此处由来最是偏远所在,酒香

更浓,落日已余浅浅半圆,天色已晚,整个小镇静谧之中,突如其来的爆发出一

阵喝彩,人声鼎沸,令人忍不住顿足看去。

入目处,眼见得一健壮汉子,手持大刀正自卖艺,刀风呼啸,比之凛冽的风

不逞多让,此处由来荒凉,此时此刻黄沙弥漫,伴随着呼呼刀风,围观之人不由

得发出阵阵喝彩之声,那是发自内心的喝彩,只因那喜悦已十分清晰的传到了脸

上。

舞刀之人一场大刀耍完,纵是身强体魄,也是面色潮红,一张脸上布满了汗

珠,笑意豪爽的请人打赏,旁边还有一个小孩捧着铜锣,众人纷纷掏出银钱打赏,

围观之人也渐渐开始散去,那汉子坐在地上一边擦汗,一边歪着脑袋擦着他的大

刀,刀是环首大刀,刀身看去十分厚重,隔着十几步远仍有几分凛冽杀气,擦摸

之时,尚且注意到他肌肤一处一处的伤痕,旁边小孩子端着一碗茶水过来时,他

摸摸小孩头,也不说话,只是捧着碗,咕咚咕咚喝了个一干二净。

我心下见了,也没有乱想些什么,依旧跟着骆驼队找客栈歇息,这荒凉的地

方,有个地方住也就是不错了,被店家安排了一番之后,就在二楼上吃菜饮酒,

我们在这儿吃酒,听他们杂七杂八的人兀自不住谈论边事,如今荒凉之地,兵事

频繁,盗贼峰起,出门在外讨个活路又是难上加难,不禁感慨万千。

店家烧的酒菜是好,我等人吃的也是尽兴,外边兀自风沙层起,隔着窗户还

能看见那对父子,正出神时,耳朵里突然听到一阵清脆的马铃铛时,店家急忙下

去招呼,我回目一看,却是店家领着一人走了上来,来人头戴斗笠遮着容颜,身

穿一袭便装,装扮平平无奇,若不是其身形修长曼妙,带着女子天生的美态,差

点看走了眼去,却正是一名少年女子。

店家自然殷勤招待,这女子天生带着一种清冷的气质一般,面对众多目光,

她旁若无人的随意摘下斗笠放在旁边,众多人不看不要紧,一看纷纷挪不开了目

光,不紧看的目瞪口呆,如缎长发披在肩上,偏着的容颜,美貌无比,艳丽过人,

露出来的肌肤甚是雪白,雪白脸颊边一缕长发柔顺披下,落在肩上,说不出的惊

艳。

众人在那围观,她却一双美眸目光清澈,红唇轻轻泯着,淡淡伸手摘下脸颊

两边挂着的碧绿耳坠,举手抬足之间,莫不透着清冷。

在这粗犷的地方,突然之间出现这么一个如此貌美的女子,着实令人吃惊,

骆驼队领头的人早已忍不住抬头笑道:「这可真是奇怪了,这穷乡僻壤的地儿,

前有举人争着过来受苦,现在又有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这可什么世道呢!」

一语说罢,围观众人哈哈大笑,连店家也是偷偷笑了几声,外边风沙更甚,

她轻泯红唇细饮茶水,嬉闹声不绝于耳,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似感觉我目光,

便脸看来,我心一跳,急忙把脸转到旁边,旁人看见了,笑作一团,对着我推推

搡搡个不停。

那女子依旧无态,转眼之间天色更加昏沉,残霞染红了半边天,我冷不丁往

外一瞧,那卖艺的父子俩似是无处可去,依旧坐在屋檐下,当爹的闭目养神,当

孩子的在地上玩耍,我刚想笑,就听到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大街上风沙滚滚,

一群带刀差人,前呼后拥的冲了过来,呼啦一声围住卖艺大汉,上前踢翻行李,

破口大骂道:「跑呀,跑的这么多年,怎的如何不跑了?」

一边乱骂,一边兀自抄出画像,比比划划大声叫嚷着:「副将袁泰,贼人之

辈,效命朝中,不思尽忠,大战当前,临阵脱逃,致使所部全军尽没,理当诛灭!」

差人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抽刀比划,更有阵阵唾弃呼声,那舞刀大汉,只是

闭着眼也不说话,孩子也似麻木了一样,呆呆站他旁边,差人一呼而上拔刀上砍,

更不管刀下孩子,听凭打骂的汉子,猛一睁眼,刀已出手,厚重的刀如龙吟虎啸,

血光乍现,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持刀左右劈杀,差人拔刀猛上,成百之众,各

个店家急急忙忙关门避凶,外边更是鸡飞狗跳。

看热闹的都扒着看热闹,差人毕竟人多势众,那抱着孩子的大汉纵使武艺厉

害,也是人如血人,左右退却,只是这一番打闹,人人趋吉避凶,纷纷关门拒客,

唯有这边店家人多店大。

刀在挥动,汗如雨下,血液抛洒,一束烛光从门缝引了过来,照在冰冰凉凉

的大路上,一杆饱经风霜的残破酒旗,在滚滚风尘中飞舞,颤抖着,砰的一声,

那卖艺汉子坚实的背撞在门上,门紧紧关着,血雨如下,刀已凄厉,地上横七竖

八倒着二十多具尸体,无数差人拔刀怒吼,奸贼,懦夫,国贼的骂声不绝于耳,

大汉遍体伤疤,血如雨流,无比残烈。

他肋下夹着的孩子,被风沙吹的什么也看不见,也睁不开眼,一股极为悲痛

仓凉的怒吼在酝酿之中,人已穷途末路,每一个过客,如同苍天,高高在上俯视

这一切,似被莫名情绪感染,不知是愤怒,还是同情,手里拳头握的紧紧。

呼呼喘气的是那大汉,他的胳膊已受伤,刀已无力再举,几乎是硬生生拖在

地上,胸口更是血如泉涌,脸如白纸,可是他的双眼依旧有神,那是对生命的渴

望,对生命价值的认知,人的生死有,鸿毛泰山之分,他无疑是属于后者。

几十把明光晃晃的刀已是举起,那孩子睁不开眼,感受不到,那大汉无路可

退,胳膊夹着孩子,一拖一拖的往旁边退,差人举刀怒喝:「数万军士,皆因汝

临阵脱逃,亡于汝手之下,岂想活命耶?」

他想反驳,张张嘴却说不出话,宋与西夏之争,旷日持久,折损极重,岂是

他能说的清?

刀已落下,他怒目相视,尚不认命,紧紧抱着孩子。

风沙滚滚,大漠苍凉。

一曲悲歌,正在此时。

众人不忍相顾,我却也哀声叹息,不然,又待如何?

整条街上寂静无声,明明充满了人影,一个又一个的人,却是寂静无声,冷

的可怕,冷的发慌。

【敦煌】·下

夜色苍茫,刀刃肆虐,风沙夹杂着怒啸奔腾而过,烟沙滚滚,杆子上破烂酒

旗随风猎猎而响,孩子紧闭着双眼,什么也看不到,大人往天怒吼,其声满含不

甘,血泪相流,痛苦至状溢于言表,观者心生悲啼,不经湿了眼睛,其实这偌大

天下,谁又不是如此艰难,苦苦挣扎的活着?

狂风席卷而过,亦在一瞬之间,沧啷一声脆响,一道寒光生生刺破黑暗,引

入黄沙滚滚之中,金戈之声瞬耳便过,剑光如水,清澈明亮,白的耀眼,白的漂

亮,白的干净。

浓浓黄沙滚滚,剑歌如虹!

就在这沉默之中,突兀砰的一声,有人吃惊之中把怀里酒坛子摔在地上,火

辣的酒香夹杂着黄沙,弥漫在风中,差人们怒声咆哮,正要逼上前来时,突兀的

手中刀已是纷纷断成两截,只余刀柄在手中,好一把剑,竟是一瞬间把十几把刀

给齐齐削断。

差人抬头怒视,黄沙弥漫中,风刮的更大,一道修长倩影淡然立在门口,看

她容颜美丽,一双美眸清澈明亮,淡淡瞧了过来,甚是清冷高贵,竟是惹的众多

差人不敢逼视。

我如释重负,忍不住冲口而出说了一句:「这年头,我却还不如个女子呢

……」

她长发飘飘,随意拂在肩上,衣裙摆动间,更依稀勾勒出少女修长曼妙的曲

线来,只是我却是第一次注意到她手中的剑,那是一把好的不能再好的剑,以及

那漂亮的不能再漂亮的女人。

舞刀的大汉早已瘫在地上,眼里血丝张狂,喃喃自语,却不知再说些什么,

看来已是陷入癫狂,差人再要逼上,但听她清脆女声,清冷道:「大人有错,孩

子无罪!」

短短八个字,斩钉截铁,干脆利落,一如她这个人。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的推开窗户叫道:「姑娘说的好!」

她闻言偏脸看来,一缕长发流连在冰冷红唇,那一瞬间,成了我一生最美丽,

最忘却不了的景……

汉子气喘吁吁倒在地上,只是一只手兀自紧紧抓着孩子,牛喘一样悲声道:

「救救孩子吧!救救孩子吧!」

其声悲凉,观者泪如雨下,差人们厉声喝止,仍要逼上,立在门口的少年女

子,仗剑不动,修长身影如大山一般,难以撼动,一个人,一把剑,便是可以这

般清丽的美,毫无跋扈的狂,美得令人叹为观止,我在想,即便是天上的仙子,

也不能与她一较长短吧!

伴随着孩子凄厉一声呼喊,他终于睁开了眼,那汉子已是气绝而去,围观者

再难镇定,纷纷出言怒声指责差人,大有拔刀围攻之势,差人们面面相觑,只得

转身离去。

我心下稍安,急急忙忙第一个跑下了楼,脱下自己衣衫,盖在那大汉身上,

领头的人也跟着下来,瞧了大汉一眼,摇头叹道:「到了下边也别怨着了,有苦

说不出的人,自古以来,又何止你一个呢?」

我满怀崇敬,整理乱衣对着面前这美丽无比的少女道:「姑娘侠义在怀,让

我们这些人真是惭愧!」

她看也不看我一眼,转身离去,一如来时,我颇有几分尴尬,掩袖咳嗽一声,

又喊人处理乱态,埋了那大汉,轮流上前照料那孩子,烛光昏红,我躺在床上深

夜无眠,最后昏沉睡去。

直到早上听到一声清脆时,我如同被火烧一样,急急忙忙换了衣服出来,对

着窗户一看,一匹枣红色的骏马,甚是气度不凡,马上人正是那死去大汉的孩子,

当我目光游移时,却是生生愣住了……

那道魂牵梦绕般的修长倩影,穿一袭如水般洁净的淡色长裙,如锻乌黑的及

腰长发落在香肩背后,随风飘舞,秀发束着雪白丝带,她美丽背影头也不回,就

那么牵着马,带着孩子,往滚滚大漠而去,更使得风中弥漫着她的香气,我情不

自禁大口呼吸着她残留的香气,香的沁人心脾,冰冰凉凉的香,一闻忘却了所有

红颜俗尘……

我张口大呼,想要喊住她结伴而行,她却头也不回,领头的在底下哈哈大笑

道:「咱们的举人,被小姑娘迷了魂啦!」

我失魂落魄,更是没有了一切值得我去挂念的事物,只是神魂颠倒的想着她,

只是一路催促着赶快去动身,去追她!

茫茫大漠,风沙滚滚,我们这支骆驼队,一路不停前行,路上人烟稀少,满

是黄沙,我们带着货物,不停得走,不停得走,一路上都是鲜少说话,却不料走

到一处沙沟时,后面黄沙滚滚,领头的一看大叫一声沙匪,众人如临大敌,扭头

一看,果真是沙匪贪图货物,一路尾随而来,沙匪杀人如麻,此时此刻真如蝗虫

一样呼喊着冲了过来,弯刀挥舞个不停!

我哪里见过这等阵势,早已目瞪口呆,领头的大喊一声举人快跑,猛的在我

乘的骆驼上拍了一刀,骆驼亡命飞奔,我扭头一看,沙匪凶悍至极,拔刀便砍,

左右斩杀,双方举刀互杀,骆驼兀自狂奔不停,我神魂颤抖,一路被个骆驼带着

到处跑,跑着跑着正看到前面那一道魂牵梦绕的倩影,不由高呼一声道:「小姐

快跑!有沙匪!」

她头也不回,只是步步走着,后边两名沙匪骑马追来,一看见她曼妙倩影,

就急得两眼发光,口水都快流下来,嗷嗷怪叫着,也顾不得我了,嘴里怪叫道:

「好个仙女儿,干上一次可真成了神仙咯!」

一面拍刀架马而冲,一边嗷嗷怪叫,急不可耐的哈哈大笑,我拼命大喊,她

头也不回,却只是那交错之间,她已回过身来,面蒙如水青纱,一双美眸冷冷看

在我脸上,伴随着的还有她那一把剑,那把好的不能再好的剑,寒光不过一瞬,

两颗头颅喷血而出,血溅三尺,血腥落地!

马上无头尸体兀自往前冲,抽剑拔剑不过转眼完成,干脆如流水,我目瞪口

呆,又想起骆驼队,她似知我想法,摇头看了看黄沙深处,美眸目光依旧淡淡的

道:「没救了。」

我听了她话心如死灰,不禁悲从中来,眼睛湿润,她看我悲伤,伸出玉手转

过身牵马,语气有了几分缥缈道:「盗匪猖獗,黄沙漂泊之人,有这一天,也在

意料之中。」

我摇头叹气,擦去泪水湿润,她话不多,字字悦耳动听道:「走吧……」

说罢牵马而行,我茫然望着身后大漠,黄沙滚滚,风夹杂着呼啸滚来滚去,

彷徨之中,匆忙追上,从她口中,我得知她名字,姓柳,名青韵。

她一路少言寡语,只是不停得走,走到了夜色时,风沙停止,整个茫茫大漠,

夜空如星,点点繁星明亮,小孩子沉沉睡去,她一人面蒙青纱,坐在地上仰望星

空,一切都十分平静,平静的可怕……

我坐她旁边,呼吸着她的香气,她身上的香气,如她一样冰冰凉凉的,闻上

一次,便再也忘不了,孩子睡的昏沉,寂静之中,远方惊雷滚滚,大队骑兵围拢

而来,孩子睡的深沉,我这才知道,那孩子耳朵是聋的。

而那大队骑兵正是为那孩子而来的,不过,终究是没有过来,她依旧抬头望

她的星空,那里洁净如洗,我忍不住道:「为什么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周折不放过

他父亲也就是了,还不肯放过这孩子?」

她听了,轻轻偏过脸看我一眼,覆在青纱下的红唇,极其诱人,吐气如兰,

语气冰冷的道:「如果仅仅是一个孩子么?」

我一瞬间恍然大悟,目光深深的看在她的脸上,再也挪不开眼了,从那么多

的差人手下,救走了这孩子,这样一来,被牵连的,岂止是仅仅这个孩子?

我对她的敬佩之情,再也无法言语表达,以至于直直盯着她看,我想,她一

定是看出了,我对她的喜欢,因为她有一双洞察一切的眼睛,那双眼睛如同深海

一般,令我坠入了进去,再也不能出来……

那青纱蒙面的绝色容颜,那美丽的眼睛,我似乎也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她不

一样的色彩,我痴痴盯着她,几乎是满是热血的道:「这天涯海角,我也愿陪你

走,死也无所畏惧!」

她美眸清澈看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没有她的好看,可是我的眼睛里,全是

因她而起的热情真诚,她一定感受到了,感受到了……

容不得我再多说,她已蓦然转身,那马队沉寂片刻,复又卷土重来,为首十

几人手持钢刀,铁马金戈而来,她一人仗剑而去,刀光剑影之间,血如雨喷,我

趴在地上,只是忘我的盯着,她的剑那般明亮,她的人那般的美,混乱之中,我

看见一人张弓搭箭,我再也顾不得一把上前,挡在她身前,张开了双臂,那一刻,

箭噗嗤一声撕裂衣衫,我感觉不到疼,眼里只有她,还有她那明亮的眼睛,头一

次认真的看在了我的脸上……

到的后来,我不知怎的,昏沉过去,大队骑兵退却,留下地上一片狼藉,我

还趴在沙漠上,背上疼的厉害,旁边扔着一支箭,我这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想

是她帮我料理伤处,想到这里,反而觉得有些开心了,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偏身看来,容颜之上古井无波,我傻傻笑着,入了梦乡,梦中又是惊雷滚

滚,猛的睁开眼时,天上乌云盖顶,大雨漂泊,雨水哗哗直下,闪电肆虐,我见

她睡的地方空无一人,顿时着急,急急忙忙踉跄着就去寻她,茫茫大雨,大漠一

望无际,我苦苦追寻,咔嚓一声闪电肆虐,电光之下,我看到了她……

一把长剑插在地上,一道修长婀娜的倩影,站在大雨之中,她身上白衣长裙

湿透,乌黑长发贴在腰上,白衣紧紧贴在她雪白肌肤,完美无遗的勾勒出了少女

躯体,她仰脸向天,没有注意到我,美丽玉手轻轻接着雨水,一边洗拭着轻纱包

裹的修长玉臂,一边慢慢轻解白衣,露出浑圆生香的肩,雨水哗哗浇了下来,我

看到了她极致的诱人,看到了她如水的那一面,更看到了她白衣长裙内,雨水湿

透若隐若现露出来的两条笔直美腿,以及胸前那傲人至极的饱满双峰,峰顶挺拔

高耸,两点诱人的红,宣示着峰顶的极致销魂……

她便在雨中洗去风尘,一时黑暗,一时瞬间有闪电,我再也忍受不住,狂扑

而出,几乎是红着眼睛朝她扑了过去,她转身过来,又看过她的剑,我真应该庆

幸,她当时没有拔出她的剑。

满天风雨中,我猛的抱住了她,隔着她青纱蒙面痛吻她面纱下的红唇,一瞬

间,含住她红唇时,虽隔着飘香面纱,也觉全身骨头酥软,我如大漠中饥渴的游

人,找到了生命水源一般,大口含着她红唇百般蹂躏,魂魄皆醉,任凭她茫然无

知,我侵略如火一般紧紧搂着她索吻,她的清冷,似为我渐渐融化,曼妙销魂的

少女玉体,仅披一件轻纱一般,仙女女神般,静静立在满天大雨中,任凭雨水打

在婀娜修长的雪白玉体,洗去尘世一切污秽。

轻轻呢喃的是,她红唇说不出话无力反抗的语声,她雪白的玉手推着我的胸

推,我不容她反抗,只是紧紧搂她,吻她,以最大的热情吻她,张嘴如火印在她

滑嫩雪颈,滑的令人惊讶,香的令人销魂,大口流连在她雪白肌肤时,猛然把脸

隔着雪白胸衣,埋进了她那高耸浑圆,饱满挺拔的两团玉女双峰,我的灵魂在这

瞬间融化,她娇喘如泣,我隔着她雪白胸衣张着大口,饿狼一样在她饱满双峰啃

咬着,舔吸着,轮流吸吮她胸衣下那诱人的两颗红色。

她再难镇定,仰着头剧烈娇喘起来,两只玉手紧紧摸着我的头顶,我一面张

嘴啃吃她玉女双峰,一面本能的伸手在她双峰揉来揉去,她雪乳饱满,我一只打

手完全掌握不住,只能着急的抓着揉捏不止,揉捏之中,猛的一扯,两团香滑沾

满雨水的雪白双峰登时展现眼前,我两眼楞住,口中怒吼一声,猛的伸手抓住她

两只雪乳揉捏,触之滑腻销魂,嘴里一条滚烫舌头在她雪乳舔来舔去,把口水舔

的她雪乳皆是,她再也不能自已,大声娇喘起来,饱满双峰剧烈起伏,我兀自小

儿一样整张脸埋进她诱惑乳沟里不肯出来!

她婀娜玉体,颤抖着,战栗着,我如冲锋陷阵一般,在她玉体到处舔来舔去,

隔着她两条修长玉腿时,已隐约可见衣裙下那若隐若现的,圣洁销魂所在,浓密

乌黑,猛的掀开她雪白纱裙时,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掀开她衣裙,把脑袋钻了进

去,冲着她那销魂浓密的乌黑,张口含住,不顾一切的狂舔起来,满嘴香甜,嘴

里含着她的仙子玉洞,大口吸吮,爽的不知身在何处,两只手兀自紧紧隔着衣裙

掰弄她挺翘玉臀,一面亲舔,一面把舌头伸入她浓密乌黑深处探索侵略,大口大

口吸吮香甜,就在那万般纠缠着,把她压倒在地,热吻她美丽动人的脸,一把撕

开她面纱,颤抖着撬开她红唇,急急忙忙把舌头伸了进去!

她剧烈挣扎,我早已脱的一干二净,强行掰开她腿,挺着男人的粗长欲望顶

在她美腿深处圣洁玉道,就在她挣扎之中,我急不可耐的寻着她仙子玉洞通道顶

了进去,刚一插进去,滚烫紧热的娇嫩玉洞立刻紧密无比的裹着我的粗长阳物,

爽的我呲牙咧嘴,仰头倒吸凉气,粗长阳物被她紧紧玉洞紧紧包裹着,收缩着,

销魂至极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我奋力向前,艰难挺着粗长阳物,在她仙子玉洞通道内深入,而那里面早已

湿透,第一次被男人的粗长阳物插了进去,她仰头悲泣,扭动着玉体大声呻吟,

痛苦的面容扭曲,我却爽到了天上,心里一味的叫,我占有了仙女,我占有了仙

女!

她两条美腿紧紧缠我腰上,我不住前行,大半根阳物皆插了进去,玉洞深处

一股吸力,玉璧嫩洞紧紧裹着阳物往里深入,我猛的挺腰一插,整根阳物皆入她

身,她剧烈颤抖,我奋力乱顶!

抽送之时,温暖多水的嫩穴深处一股吸力,小嘴一样一张一合紧紧箍着着我

的棒头,诱我深入,我脑子里爽的一片空白,嘴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销魂蚀骨

的感觉让我整个人身子都麻了,爬在她仙子玉体,寻到了避风港一样,本能的挺

着暴涨阳物往她泥泞蜜穴不住抽出深入。

她从未被男人探及的玉穴深处,不停的就被男人深入进去,硬邦邦的滚烫阳

物充实了她,撑满了她,我硬邦邦的阳物兀自还在往里深入,轻而易举的就顶到

了她的花心,我仰头喘气,狂热的埋脸含住她一颗诱人乳头吸吮不停,整个人无

师自通的大力抽送起来。

她娇喘呻吟,不断扭着娇躯,玉体深处感受着强壮有力的侵犯,我粗长阳物

一次一次插入她销魂玉洞,抽送之时,仙子玉洞淫水泛滥,一根阳物在花唇疯狂

进出,玉穴粉肉被扯的外露出来,狰狞阳物又眨眼之间深入进去,交合之处水声

大作。

她冰清玉洁的仙子玉体,此时此刻被我粗长阳物肆意采着,又顶又磨,内里

早已淫水泛滥,沾满淫水的阳物湿漉漉的凶猛进出着娇嫩玉洞,缠绵之中,我寻

觅着她小嘴一口罩住贪婪吻了下去,火热的舌头撬开她贝齿,俘虏了她香舌时,

心都要跟着化了,手一边揉着她丰满的酥胸,下边阳物大力在玉穴深处抽送。

我从不知道,原来她带着痛楚的呻吟声,竟是如此的令我充满自豪的征服感,

每一次深深顶入,都能感受到她玉洞阵阵收缩,肆意揉着她的乳房时,前所未有

的征服感令自己深深地满足,想法至此,一根阳物毫不怜香惜玉,大力抽送,把

她两条乱腿美腿扛在肩上,任凭她玉洞剧烈收缩,泄出来的滚烫汁水被我粗长阳

物一下一下插了出来,剧烈交欢中,我整个人再也忍不住将积蓄了二十多年的滚

烫精华,一股一股射在她玉洞深处,在她仙女玉体种下了我的种子!

闪电猛然降下,我这才扭头发现,沙沟上,那孩子站在旁边茫然看着这一切,

我看了一眼,又是扭过头来,瞧着身下少女玉体,张嘴罩住她红唇,热吻起来,

一次是绝不够的!

一夜醒来,天色大醒,黄沙弥漫,一座城池渐渐露在空气之中,她换了一袭

青衣,有了合体之欢,占有了她清白玉体,我便是她的夫君,她的清冷此时于我

无用,我逼着她与我同乘一匹马,一路上对她百般温存,时不时就要在马上肆无

忌惮的,亵渎这仙子玉体,搂着她胸前饱满双峰,两只大手频繁伸入她胸衣里,

握着两团雪白饱满揉捏把玩,不住吻她红唇,吻个没完没了,吻得她俏脸发红,

娇喘呻吟,红着脸低声求饶。

我们一路而走,住在了城中,听说最近盗匪猖獗,城里也不太平,城中僧侣

正急着搬弄经书藏匿,我心中柔情万千,虔诚抄写了一部经书,也藏了进去。

住了几天,出了城池,茫茫大漠,空无一人。

不分日日夜夜的男女缠绵,使她的清冷似如冰山融化,枣红色骏马除它的主

人之外,又多载了一个我,她秀发飘香,在风中飞舞,她软软靠我怀里,美眸清

澈瞧着大漠苍凉,沿途景色,雪白玉手似害羞一样推搡着我搂在她胸前的大手,

我一边隔着她胸衣揉来揉去,兀自觉得不过瘾,另一只手伸入她裙子里去摸她滑

嫩美腿,裙里空无一物,手掌毫无阻碍的摸着她雪白美腿,后面的孩子,远远的

骑马跟着。

骏马兀自载着我和她往前走,我的滚烫欲望,再也不能忍耐,抱着她温软玉

体,让她紧紧靠在我怀里,两只手夹着她腰,挺着一根粗长阳物滑入她美臀深处,

那里早已潮湿,她一声娇喘,我早已夹着她腰,让她坐在我阳物上,粗长阳物势

不可挡直挺挺插入湿热玉穴,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呻吟,她玉穴敏感至极,刚被

异物入侵,便紧紧夹着我阳物,骏马抬蹄行走之时,一根阳物紧跟着次次贯穿着

她玉穴,她人如软泥,娇躯无力靠我怀中,雪白衣裙随风飘舞,秀发散乱,我闻

着她发香,两只手揉着她胸前饱满双峰,甚至顾不得背后孩子,搂着她玉体剧烈

抽送,她坐着我粗长阳物动弹不得,娇躯被我冲撞的左右乱晃。

我抬手猛拍骏马,骏马吃疼,抬蹄飞奔起来,我紧紧搂着她腰,让她坐在我

怀里,骏马奔腾之时,苍茫大漠风景凄美,她秀发乱甩,美得如同仙子,仙子玉

体被骏马颠簸的一上一下时,我粗长阳物在她玉洞深处兀自随着骏马动作进进出

出,如此剧烈的交欢,她早已忍不住,娇喘呻吟起来,我猛的把她紧紧扣住,在

极度销魂之中,狂热进出她玉穴。

夕阳如血,骏马狂奔,她在我怀里叫的死去活来,不住求饶,当欲仙欲死中,

她问我写了些什么,我笑了笑,却没有说!

她白衣飘舞,我胳膊紧紧搂着她,兀自剧烈交欢,骏马狂奔不止,带领着主

人浪迹天涯,我会给她幸福,她也相信我会给她幸福,大漠苍凉,骏马飞腾,我

早已想好了一切,带她浪迹天涯,归隐青山,生一堆孩子,不问世事。

……

维时景佑二年乙亥十二月十三日,大宋国潭州府举人赵行德流历河西,适寓

沙州。今缘外贼掩袭,国土扰乱,大云寺比丘等搬移圣经于莫高窟,而罩藏壁中,

于是发心,敬写般若波罗蜜心经一卷安置洞内。

伏愿龙天八部,长为护助,城隍安泰,百姓康宁;次愿甘州小娘子,承此善

因,不溺幽冥,现世业障,并皆消灭,获福无量,永充供养。

优优彩票安卓版

问道手游360版本

孤岛先锋

蜀将战记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