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斗罗大陆同人之最遥远距离的口爆2

发布时间:2021-01-21 08:21:12 阅读: 来源:热风枪厂家

宁荣荣和奥斯卡手拉着手,愉快地在天斗帝都宽敞的大街上悠闲地逛着。虽

然他们有着采购物资的任务,但时间还很充裕,毕竟办正事也不能耽误了谈情说

爱不是。

物是人非之感似乎从未在这座雄城出现过,繁华依旧,只是因为刚经历过政

变,商铺大多叫卖不绝,行人和买家却少了很多。「正是个压价买进的好机会。」

宁荣荣财迷地想道,如今她开始接管七宝琉璃宗的财政大权,满脑子可都是

斤斤计较的小算盘。

奥斯卡重新穿上一身灰衣,戴上了斗笠,但和上次遇见唐三时的斗笠不一样,

没有灰纱垂下,反而是带了个黑色的面罩,只露出了那双风骚的桃花眼。他早已

养成在人多之处遮面的习惯,不仅因为脸上的那道疤让他失掉了很多自信,更因

为他不想让别人看到毁容的他和依旧甚至更加美貌的荣荣走在一起后被人指指点

点。哪怕荣荣并不介意,他也不愿意让荣荣承受这份毁谤。荣荣拗不过他,

也只能任他这样了。

但这并不妨碍两人打情骂俏,也不妨碍奥斯卡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风骚,两

人时不时互看一眼,手心偷捏一把,说不出的甜蜜,简直就是两台人形自走狗粮

抛洒器。

「奥斯卡,你快看,你看这个挂坠好漂亮,好可爱啊。」宁荣荣忽然拉着奥

斯卡在一处卖小饰品的摊位前停住脚步,眼中冒出小星星。

「买!只要荣荣你喜欢,随便买。」小小的挂饰奥斯卡自然是二话不说,何

况那挂坠还真的挺好看的,很适合女孩子带。

「可是我这是给你买的。买了你就要天天挂着哦。」宁荣荣忽然很认真地看

着奥斯卡,一双妩媚的眼睛眨呀眨,时而如明珠满月时而如弓弦月牙,熟悉的人

看到她这副表情一定知道,这丫头的魔女属性又爆发了。

奥斯卡仿佛已经看到了荣荣头上的恶魔角,不禁有些头疼,要是一般的挂坠

也就罢了,偏偏那挂坠形状是个粉红得再少女不过的小猫,挂在女孩子身上当然

很可爱,可挂在自己这个猥琐真男身上……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奥斯卡一个机

灵,干笑两声,连忙转移注意力道「那个,那个,我走累了,我先去那边歇歇脚。」

竟然脚底抹油开溜了。

宁荣荣哼了一声「没胆鬼。」正准备放下挂坠,可每每一想到「挂着粉红小

猫挂坠的猥琐胡子叔叔奥斯卡在念自己那猥琐的魂技?」眼中就马上又亮起了小

星星,魔女病一犯谁來都不好使,当即偷偷买了,追上了奥斯卡,娇躯贴上奥斯

卡的手臂,偷偷把挂坠塞到奥斯卡的裤子口袋里。

奥斯卡心里苦笑,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嗯,宁死不从。

两人就这样依偎着继续前行,忽然经过一道巷子口时,奥斯卡鸡贼地见周围

没人,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温香软玉,当时色心大动,趁宁荣荣不注意,一把搂

住她的腰,在娇呼声中,将其带进了巷子里,来了个壁咚。

宁荣荣脸羞得发烫,又期待又害怕。好看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盯着奥斯卡那迷

人的桃花眼,越看脸越红,连耳朵根子都染上了一层绯色。奥斯卡也好不到哪儿

去,呼吸重得吓人。看着眼前可人儿含情带俏地痴红美颜和近在咫尺的玲珑有致

的身材,他只觉得下身硬得厉害,只要身子微微前倾,就能顶到荣荣的小腹上。

「坏人。你想干嘛~ 」宁荣荣终是个脸皮薄的女孩子,招架不住奥斯卡灼热

的眼神,害羞地低下了头,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声音竟变得嗲嗲的。

奥斯卡大呼受不了,贱笑道「嘿嘿,那还用问,当然是干你了。」

「你敢……」宁荣荣一记粉拳锤在奥斯卡宽厚的胸膛上。

明明没用丝毫力气,奥斯卡这贱货偏偏还要装作被锤痛了的样子,发出一声

似痛似浪的怪叫。

恋爱中的女人哪有智商,宁荣荣还真以为自己把情郎打疼了,连忙抱住奥斯

卡紧张地说「疼吗?」

奥斯卡哪有半点事,心中暗笑,却道「哎哟,好疼的。都肿啦。」他的小兄

弟可是肿得厉害。

宁荣荣连忙心疼道「我给你揉揉。」一边说着一边就要揉他的胸口。可奥斯

卡这坏东西淫荡一笑,凑过去附在她耳边用低沉而附有磁性的声音说「揉错地方

啦。」

宁荣荣道「哪有…啊!坏蛋!」原来奥斯卡往前俯身,一根热力十足的鸡巴

便顶在宁荣荣小腹上,那惊人的热度让荣荣哪里还不知道这色胚在想什么。

「你欺负我~ 」宁荣荣不愧是小魔女,马上开始打反击战,嘟起嘴唇,装出

眼角含泪的可怜模样。但她没想到的是她本就超级养眼的唇瓣嘟起来后对奥斯卡

造成了何等的杀伤。

奥斯卡盯着荣荣的粉嫩凹凸的唇瓣一阵失神,一把扯下自己的面罩,狠狠吻

了上去。唇舌交缠,热情如火。

良久,唇分,一道淫靡的丝线还连在二人唇间,拉出一尺距离才断。宁荣荣

双眼迷离,情动如梦,奥斯卡火气腾腾,鸡巴胀痛。

「荣荣,我,我想让你用嘴帮我。」奥斯卡狂热地看着娇羞的荣荣,方才只

是接吻,那美妙的唇舌触感已让他深深沉醉了,要是用嘴舔他的……光是想想他

都觉得兴奋。

「你个死人!大庭广众的!怎么可能啊!」宁荣荣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宛

如在看智障。

奥斯卡忽然神秘一笑,道「嘿嘿,哥带你玩个刺激的。」说着从魂导器中掏

出一件泛着宝光的看上去透明的罩子,似乎也是一件魂导器。

「这是什么?」宁荣荣不禁有些好奇。

奥斯卡嘿嘿一笑道「你看着。」语罢只见他注入魂力,那罩子便消失不见,

然后二人周围便升起了一个半圆形的带有点点魂力游离的透明罩子。宁荣荣又是

好奇又是惊讶。

「这是我在外面闯荡五年来偶然得到的空间魂导器,名叫玄空罩,只要注入

魂力就能开辟出一个直径为2米的罩形空间,只要在罩子里就是完全隐形的并且

毫无魂力波动或传出任何动静,却不妨碍里面的人看到外面的情况。是很强的保

命神器。但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碰撞体积并不消失,只要有人碰到,还是会暴露

的。只能紧急情况用一用。」

奥斯卡一边得意洋洋地解释,一边朝荣荣挤眉弄眼。宁荣荣哪里还不明白他

的意思,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正欲拒绝,却看见奥斯卡居然还从兜里掏出一个可

爱的小熊眼罩来,递给她,贱贱地笑道「还记得它吗,咱们来玩点刺激的。」

宁荣荣看到小熊眼罩的一瞬间,眼神居然痴了,接过小熊眼罩,含情脉脉地

望着奥斯卡说「它怎么在你这儿?你,你居然还一直留着它。」原来这小熊眼罩

正是宁荣荣当年在史莱克学院时的东西,因为每天修炼的强度实在太大了,没有

眼罩她连觉都睡不好。

奥斯卡有些不好意思,道「当年我要离开,万一我死在外面回不来了,我总

得留个念……」宁荣荣忽然用玉手拦住奥斯卡的嘴温柔地道「不许说死,你这不

是回来了吗。奥斯卡,你对我真好。」

奥斯卡嘿嘿一笑道「知道我对你好吧,来,咱们赶紧进入正题吧。」

「你就这么想让我用嘴帮你含吗?」

奥斯卡刚想说是啊,然而话忽然全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因为他发现宁荣

荣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正似笑非笑地盯得他心虚,正是那再熟悉不过的招牌魔女

表情。奥斯卡知道这下糟了。

宁荣荣瞬间变了脸,终究是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未来的宗主,更是个脸皮

薄的小魔女,哪怕心中为了情郎有点点松动,但大庭广众之下给情郎用嘴,脸上

如何挂得住,直气呼呼地道「呸,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下流的东西!你那

些猥琐的念头老娘劝你兜着点,再想一万年都不给!」泼辣的魔女本色顿时展现

得淋漓尽致,语罢还用力推了奥斯卡一下,故意把头别过去不看他。

然而下一秒,宁荣荣就后悔了。一股肃杀而暴虐的气势从奥斯卡身上爆发而

出,吓得宁荣荣花容失色,再看奥斯卡时,只见他的脸色已变得格外冰冷和狰狞。

宁荣荣俏脸煞白,还不及反应,却发现奥斯卡忽然如鬼魅般人影一闪不见了。

只留下宁荣荣在原地怔怔出神「奥斯卡……生我气了吗?」

然而宁荣荣绝对想不到奥斯卡的突然爆发并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奥斯卡被

推开的瞬间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从巷子外面的街道经过,一个他永远都不会忘

记相貌的人,一个和他有血海深仇的人,一个杀了他浩特大哥的79级魂圣。

如果没有浩特大哥,他早就死了,更不说用得到强力的第六魂环和头部魂骨,

如果没有浩特大哥,他如今就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奥斯卡,更别说有底气站在荣

荣面前。

然而,浩特大哥却被一个卑鄙阴险的魂圣杀死了,奥斯卡凭借着那魂圣对食

物系魂师毫无戒心的失误才侥幸逃得性命。

死死盯着前方那道背影,奥斯卡双眼通红地小心跟着,仇恨充斥着他的脑海,

但他又疯狂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不一会儿,那名魂圣进入到一家高级酒楼中。

奥斯卡正想跟进去,却停住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转念一想实在是太过于扎眼,

忽然眼睛一亮,发现一位侍者正从酒店出来往外走,似乎要去买什么东西。奥斯

卡一阵冷笑,趁侍者经过他身边时,一把把他拉进了拐角的巷子里。

「大…大爷…我没有钱,别…别杀我。」这侍从显然害怕极了,声音发抖。

奥斯卡有趣得发现眼前这个胆量平平的家伙居然跟自己一样都有双迷死人的桃花

眼。毕竟是高级酒店嘛,侍者的挑选也是很严格的,相貌那肯定没得说,只

是显然眼前的侍者并不是魂师,而且家里一定很穷,跟奥斯卡饱经风霜的皮肤差

不了多少。

「哼,我俩把衣服换了,快!」奥斯卡冷哼一声。

「这……」侍从显然没料到这种弄情况,想到自己的帅脸,难道这大爷要劫

色?不禁脸色一白。

奥斯卡一阵无语,三下五除二就把他衣服扒了换上,没想到还挺合身的,并

把自己的衣服换给他。奥斯卡换好衣服,可能是对这个同是平民出身同样有着桃

花眼的侍者有点好感,也没有打晕他,只是冷声道「借你身份做点事,我口袋里

有张价值一千金魂币的金票,算是给你的补偿,你现在有多远跑多远,不要想着

报信。」

语罢,身躯一震,黄、黄、紫、紫、黑、黑六个最佳配比魂环一闪而逝,在

侍者震骇莫名的眼神中飘然而去。

奥斯卡打算扮成侍者,这样混进去寻找机会不太会引人注意。

侍者哆哆嗦嗦地穿好衣物,带好斗笠和面罩,光从身型上看竟然和奥斯卡相

差无几,尤其是那唯一露在外面的桃花眼,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若不细

看还真分辨不出来。摸到了口袋里的金票,侍者顿时大喜,发大财了,对了,只

怕要出事,赶紧走,对,赶紧走。

「奥斯卡!」侍者正欲离开,刚走到巷子口,却突然发现一名有着倾国倾城

容颜的少女突然向他呼喊着扑了过来。侍者根本来不及动作,已被少女一头扎在

怀里。

那肉贴肉的两团,感觉,好软,好弹,好丰满。咦,怎么还好湿?

「呜呜呜,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你不要,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呜呜

呜,是我错了。」原来正是宁荣荣,此刻正误把侍者当成了奥斯卡,在他怀里幽

幽哭泣,当真是我见尤怜。

侍者当然明白眼前的少女铁定是错把他认错为刚才的魂帝大爷了,但此刻他

有苦说不出,魂帝大爷的女人应该也是魂师吧?我要是表明身份了,岂不是会死

得很惨?不行,一定不能露馅。

哪怕有些僵硬,侍者还是鼓起勇气抱住了怀中哭得哀怨缠绵的少女,那娇躯

的美妙触感,不硬不是中国人,哦,不好意思喊错口号了,不硬不是天斗人。

宁荣荣感受到「奥斯卡」的动作僵硬,以为他还在生气,不肯原谅自己,但

感受到下身的热度,知道他又想使坏了,擦了擦眼泪,抬头委屈巴巴地看着近在

咫尺的男人。

侍者呆住了,少女本就有倾国倾城貌,此刻梨花带雨更是惹人怜爱,他差点

就要替奥斯卡原谅她了,可他不能说话,只能强忍着装作冷漠的样子。

看着那对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桃花眼,宁荣荣俏丽的脸上一阵挣扎,最后好

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双美眸中射出毅然决然的光芒,但脸上愈发的羞红。

「坏蛋!你跟我来。」说着竟拉着侍者的袖子一阵小跑来到之前奥斯卡和荣

荣亲热的小巷子旁边的湖边的一块坐石上,把「奥斯卡」按着坐下,只见宁荣荣

把手一抬,一道透明光罩便罩住了二人,二人便如同直接消失在湖边。

侍者虽然惊讶,但没有表露出来,毕竟多年打拼察言观色的眼力见还是有的。

大概知道眼前的绝美少女似乎是和刚才的魂帝吵了架,只要自己保持不动声

色的冷漠模样就行了,等会儿再找机会开溜。

但接下来宁荣荣的话和动作却让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只见宁荣荣羞红着脸蹲了下来,两手分别撑在他张开的大腿上,一只手摸到

了侍者口袋里的挂坠小猫,当即对「奥斯卡」的身份再无怀疑,毕竟桃花眼有相

似的,衣服有相似的,自己给情郎买的挂坠总不能再一样了吧。

宁荣荣终究是不肯失了少女那本就薄得不行的脸皮,装作恶狠狠地道「你个

坏东西,既然要爽,就让你爽个够!巷子里老娘还嫌遮遮掩掩呢,湖边上多开阔!

哼。」魔女属性全开,语罢竟然直接拉开了「奥斯卡」的裤子,一根滚烫火热的

鸡巴顿时弹出来,打在宁荣荣脸上。

「啊呀~ 」宁荣荣一声惊呼,脸上都快红得滴出血来,又想看又不敢看,只

是声如蚊蚋道「坏东西!怎么……怎么那么大。」

侍者脑子完全一片空白,刚才我的鸡巴弹在这绝色少女的脸上了?我不是在

做梦吧?感受少女因为紧张而呼在他鸡巴上的阵阵热气,他此刻已经兴奋得快要

跳起来了,但表面上还得装作极度冷漠的样子,死死忍住颤抖,当真是痛并快乐

着。

宁荣荣好不容易平复了下心情,羞涩地看着眼前因激动而乱跳的鸡巴,娇羞

地道「真是便宜你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语罢似下了天大的决心,张开那

温润丰满的两瓣粉唇,用一种带着极致诱惑的眼神和极致美感的姿态将「情郎」

的鸡巴含入了口中。

侍者浑身一僵,颤抖着呼出一道浊气。太爽了!倾国倾城貌,至柔至妙唇。

素不相识的美少女,竟然拉他过来在大庭广众之下吃鸡巴。

鸡巴毕竟是没洗过的,直接开吃自然有些腥臭。宁荣荣恶心得有些想呕。其

实当奥斯卡突然离开后,宁荣荣心里就觉得自己心里仿佛失去了什么,回想往事

种种,自己和情郎好不容易历经磨种种难修成正果,他一个食物系魂师为了拥有

能保护自己的力量吃了多少苦,多少次生死一线,脸上还被毁容,拼劲全力才回

到自己身边,可刚才自己却还捉弄他。

一想到这里,宁荣荣就升起强烈的愧疚感,强忍着呕吐欲,迫使自己继续深

含。

侍者震惊地看着宁荣荣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挪动着将自己的鸡巴完全吃进去,

那好看极了的粉唇和柔嫩得无法形容的香舌几乎是严丝合缝地紧紧贴在自己的肉

棒上一寸寸将其纳入少女未经开发的外人绝不能碰的清纯领地。

不得不说,宁荣荣还真是有些吃鸡巴的天赋,第一次含,居然把这根16C

M的鸡巴直接含到了底,来了个深喉接触。

少女的羞耻心和小嘴终究无法完全承受那腥臭的大鸡巴,宁荣荣猛地抬起臻

首,弹出大鸡巴,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依然向天翘起还挂着她丝丝口

水的大鸡巴,宁荣荣脸羞得通红,白了它一眼「真是个坏东西,等会儿一定要让

你口吐白沫,痛哭流涕,跪地求饶。」魔女宁荣荣的好胜心一起,说罢竟还给

「情郎」抛了个媚眼,随即又用粉唇和香舌擒住那鸡巴,开始细心舔弄起来。

粉唇凹来凸去,紧致嫩滑,光看就已经是极致享受了,更何况此时触在鸡巴

杆子上,上下吞吐,香舌如缠似绕,灵动而充满活力,时不时一圈圈舔着腥臭的

龟头,连冠状沟下面都不放过,细腻爽快的触感仿佛不似人间。

这样的舔法太骚太艳太荡了。侍者只能强忍着喘着粗气,恍惚间,就是一百

余下吞吐过去了。

「哼!我看你还能忍多久。」宁荣荣心想,当即更卖力地吃起鸡巴,吞吞吐

吐,渐渐熟练,丝毫不在意口水丝丝淌下,真是媚态横生,娇憨可人。

侍者正爽得不行,忽然浑身一僵,竟然是有人走了过来,侍者可不知道刚才

的光罩是有隐身功能的,不禁有些着急。宁荣荣感受到「奥斯卡」细微的动作,

心中也是一紧,虽然她知道有罩子在,旁人看不见,但毕竟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光天化日之下给男人吃鸡巴这样的丑事对她来说也实在是太羞耻了,不禁也有些

紧张。

两人都默契地停下,大气都不敢出,静静看着行人匆匆走了过去。待行人走

远,宁荣荣和侍者竟都长出了一口气。

宁荣荣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娇笑道「看把你吓的,看不如我呢。不过,是

不是很刺激。」

侍者似乎明白外面的人似乎看不见自己,心头大定,朝宁荣荣点了点头,却

是把手往宁荣荣头上微微一按,示意她继续。

宁荣荣看着那根被自己的口水湿透了的鸡巴,想到它刚才传来的热度和臭味,

不禁又羞红了脸,在「奥斯卡」大腿上掐了一把,恨恨道「坏东西,看你色急的。

你等我下。」说罢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熊眼罩,给自己带上了。

当宁荣荣带上小熊眼罩的一瞬间,侍者觉得自己的鸡巴硬得更厉害了,完美

的俏脸,萌萌的眼罩,每一秒都在挑战他忍耐的极限。鸡巴在这副美景中完全超

越了勃起的极限长度,连忙急不可耐得就要往荣荣嘴里塞。

荣荣由于看不见,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那根大鸡巴在脸上连顶了好几下,当

下用手抓住那根逞凶的凶器,温柔地撸动了两下,一边撸一边舔,还用嗲嗲的声

音道「大鸡巴哥哥别急嘛,荣荣马上就让你爽哦。」

原来虽然外面看不到里面,但荣荣毕竟脸皮薄,抱着眼不见未净的鸵鸟心态,

便带上眼罩,也是为了减小心中的压力和羞耻感,戴上眼罩的瞬间,就表示那些

顾虑和羞耻就都随之卸下了,所以荣荣才讲出那么淫荡的话。

话一出口,荣荣都有些惊诧自己怎么能讲出这么淫荡的话来,脸上又是发烧,

却毫不含糊地将侍者快要爆炸的鸡巴再度含入,开始吞吐。

时间快到中午,周围也渐渐有了些人,来来往往,也有些摊贩直接在附近摆

起了摊,响起了叫卖声,湖边毕竟风景不错,也渐渐多了些人气,开始嘈杂起来。

但他们哪里知道真正的美景正发生在他们身边,只是无人可以一饱眼福。

荣荣虽然蒙上了眼睛,但听觉愈发敏锐,周遭的变化都听在耳里,不禁也有

些兴奋,扬起玉手将短发往耳后拨了拨,更加专心致志地吞吐起「情郎」的鸡巴,

臻首卖力耸动,滋滋滋的水声和嗦嗦嗦的吸舔声不绝于耳,如同仙乐,让侍者飘

飘欲仙。更让他惊奇的是胯下的少女竟然好似能一心二用似的,小嘴和香舌竟然

能全不冲突地完成各种角度刁钻却精妙绝伦的配合,让他的鸡巴早就飘到天上云

里雾里了。

侍者哪里知道胯下的少女正是上三宗七宝琉璃宗宗主的掌上明珠,此刻吃鸡

巴时竟不由自主地用出了其宗门绝技三窍御之心,一心三用都不在话下,别说是

一根鸡巴,恐怕就是三根鸡巴,宁荣荣恐怕都有办法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侍者干脆两手后撑,一副大爷样子,哪里是坐在石头上,简直如同飘在云端,

看着街边人来人往,络绎嘈杂,却无人知道此处妙境,不禁春风得意,想到自己

裤兜里还有一千金魂币,今日当真是财色双收啊。

侍者也是个天赋异禀的花丛老手,居然耐力惊人,被宁荣荣这极品的唇舌和

技术服务了好几百下,也才堪堪有射的迹象,身体渐渐颤抖得厉害。

感受到「情郎」身体的变化,荣荣一边吃着鸡巴一边含混不清得说道「哈部

……嗦嗦……阔以……说……嗦嗦~ 哦」,侍者很努力才听出她说的好像是「还

不可以射哦,」不及多想,只见宁荣荣忽然亮起自己的武魂,九宝琉璃塔,黄、

黄、紫、紫、黑、黑的最佳魂环配比无不显示这个少女竟然是个天才魂帝。

侍者又害怕又兴奋,居然是魂帝,魂帝在津津有味地吃我的鸡巴。侍者觉得

自己受不了了,要射了,全都要射进这极品小嘴里。宁荣荣只当他兴奋得要射了,

也没多想,只是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抬手一道光芒顿时加持在侍者的鸡巴上。

七宝有名,四曰御。

侍者顿时觉得自己的鸡巴又硬了许多,竟然把射精的冲动给压下去了。侍者

大感惊奇,只见宁荣荣一边吞吐着他的鸡巴一边说着「嗦嗦……鱼出了……假黄

鱼……嗦嗦……还假奶李哦……嗦嗦。」侍者有了之前的经验顿时知道胯下的小

美人说的是「御除了加防御还加耐力哦。」

不禁快感再上层楼,索性挺直了腰杆,一边享受着胯下美人的唇舌服务还一

边用手抚摸着小美人的下巴和俏脸,时不时还用另一只手按住宁荣荣的后脑往前

按,让她含得更深一点。

宁荣荣也不恼「情郎」的粗鲁,吞吐鸡巴更不含糊,渐入佳境,到最后竟然

次次都是深喉。爽得侍者的鸡巴都快化了。

正当侍者龇牙咧嘴,魂荡魄消时,他忽然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却又意料之中

的人。

不是奥斯卡却是谁?只见奥斯卡又换了一套斗笠灰衣向巷子这边走来,正是

之前遇到唐三的那一套,之前存放在他的魂导器里。

但侍者不仅丝毫不怕反而格外兴奋,反正他也看不见自己,当下主动挺动腰

杆,狠狠地操着宁荣荣温润淫荡的小嘴,杆杆到底,绝非虚言。

奥斯卡回来找不见宁荣荣,心事重重地往湖边走来,眼看他越来越近,侍者

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胯下的鸡巴也下下顶到荣荣的嗓子眼,当真是又害怕又期

待。

最后奥斯卡居然就在坐石的另一端坐了下来,离正在水深火热中的侍者和放

飞自我的宁荣荣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刚好在玄空罩覆盖范围之外。

太他妈刺激了。你想想,一个六环绝色少女魂帝正用最淫荡的舔法吃自己这

个最卑贱的服务员的腥臭鸡巴,而这一切始作俑者正是她的男人,另一名魂帝,

此刻就坐在半米外,对这边的淫荡光景全不知情。

侍者爽爆了,就算被发现他也不管了,就算让他去死,他也了无遗憾了。

奥斯卡坐下来却是在想自己先前的反应,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太冲动了,竟然

忘了安抚好自己心爱的女人直接冲了出去,荣荣这下肯定误会了。想到荣荣对自

己的好,不禁有些走神,竟下意识脱口而出一句「荣荣,你好可爱!」

不仅侍者听到了,胯下疯狂吞吐鸡巴的宁荣荣也听到了,声音又刚好是从前

方传来的,宁荣荣还以为「情郎」终于开口说话,是原谅自己了,当下更加卖力

吸舔吞吐起来,舌头搅动的频率简直如同舞动的灵蛇,粉唇上更是染上了一层白

白的泡沫,说不出的淫荡。

奥斯卡浑然不知他这无心的话带给那侍者如何的冲击,他只觉得自己一定要

带给荣荣幸福,忽然站起身,握拳低声喊道:「加油!」然后就走远了,去寻宁

荣荣去了。

侍者和荣荣同时听到,侍者再也忍不了了,疯狂把胯下美人的头往前按,荣

荣亦以为是「情郎」对她的鼓励,也不顾自己的不适和羞耻了,疯狂配合着吞吐,

每一下都吃到最深,还拼命催动三窍御之心使出唇舌间的无穷美妙变化。

最后的冲刺,超越极限的抽动,爽得人目眩神迷,几欲魂飞魄散。

一声怒吼,侍者死死按住宁荣荣的可爱的脑袋,鸡巴似乎顶开了宁荣荣的喉

咙,大量精液竟然直接灌入了宁荣荣的食道内,都省去了她吞咽的过程。

太他妈妈妈妈妈妈爽啦!

「咳~ 咳~ 咳~ 你个死人~ 那么用力,嗯,嗦嗦,滋溜。」宁荣荣被呛到了,

一边嗔怪「情郎」的粗鲁,一边却毫不含糊地帮「情郎」清理肉棒上的残余精液,

真是个温柔可爱的女孩,侍者不禁想道。

宁荣荣把眼罩撤掉,用足以让人融化的温柔眼神看着「情郎」,精致完美的

唇和鲜巧柔嫩的舌在「情郎」的鸡巴上继续游走,做着最后的清理工作。眼前的

这副绝美景色把侍者也看痴了,也是饱含爱意的看着胯下清纯而又淫荡的女孩。

「啵~ 」随着最后啵的一声,鸡巴也完完全全清理干净了,小心翼翼地将

「情郎」的鸡巴收进裤裆里,宁荣荣又朝他翻了个妩媚十足的白眼,娇羞地道

「大坏蛋……让你赚到了。哼,我去洗洗,你在这儿等我别乱跑哦。」说着把玄

空罩一扯,像一只欢快的小鸟飞走了。

周围的人只是一阵惊诧怎么突然凭空多了两个人,但毕竟魂师的世界什么事

不可能呢,马上又恢复了原本的喧闹。

侍者长出口气,此时不走更待合适,当即溜了。

等宁荣荣洗漱完回来时,发现「奥斯卡」又不在了,不禁有些生气,但一想

到刚才的疯狂,脸上泛起了阵阵潮红,那娇羞的姿态把周围的小商贩和行人都看

傻了。

「荣荣!」这声音不是奥斯卡是谁?

荣荣猛地回头,一头扑过去环抱着奥斯卡的手臂,羞不自持,只是低声俏骂

道「不是让你别乱跑吗,真坏。大坏蛋!」

奥斯卡也是心中惭愧,忙对荣荣说「荣荣,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绝对不抛

下你一个人。我发誓!」

看着奥斯卡认真的样子,荣荣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甜甜地应了一声「嗯」。

就挽着奥斯卡继续采购去了。

只是最后宁荣荣心里在想,为什么奥斯卡换了个斗笠呢?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算了,不想了,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一切都满足了。

两人都没有发现,拐角处的巷子里有道同样带斗笠的身影正淫笑着目送他们

远去。

(未完待续)

铸剑

天天怼三国手游

凤凰无双九游版

风流霸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