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惊悚故事之QQ-(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3:42 阅读: 来源:热风枪厂家

前些日子,诗音不幸过世了。

作为她唯一的几个朋友,我们都决定请一天假,去参加她的葬礼。

在出发之前,我整理好衣物,将一些必须的物品装进肩包里。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我瞥见床下还放着一个旧书包。

那是诗音的书包,就在她死之前那天晚上,我从学校拿回来的。

书包的拉链还是开的,里面是一台粉色的手机,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了,可惜手机已经很旧,而且还上了密码,我根本破解不了。

“真是晦气!”

我不满地踢了一脚,手机连带着书包被踢进了床底下。

这是死人的东西,按道理来说很不吉利,但现在我没有时间,只好等到葬礼结束之后,再丢掉它。

嘀嘀嘀……

正当我准备出门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原来是母亲。

“喂,有什么事吗?”

“女儿,听说你们班有个学生死掉了,是真的吗?”电话里传来母亲担忧的声音。

“嗯,没错。”我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这样子啊,要不要我和爸爸过来陪你?”

“不用了,不劳你们费心,我一切都好。”

“那好吧,我们最快后天就回来了,这两天你多找找其他朋友吧,不要太伤心了。”

“嗯,我明白了。”

我挂掉了电话,冷哼了一声。

其实我才不会有什么伤心呢,诗音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怪人,要不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才懒得去参加她的葬礼。

不过,我想除了我们几个之外,应该也没有什么人去了吧。

也对,她就是个怪胎,长得丑不说,还整天一张苦瓜干的脸,谁会喜欢跟她做朋友呢?

我耸了耸肩,拿起手提包走出了家门。

诗音的葬礼在市里的殡仪馆举行,我和几个同学结伴过去,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目的地。

灵堂两边都摆满了一些白色的花圈,在中间的地方,诗音的遗照清晰可见,那张微笑的脸仿佛在凝视着我。

“哎,诗音有你们几个同学,估计她也感到很欣慰。”

班主任老师走了过来,拍了拍我们的肩膀。

“真的很感谢你们过来看她,送她最后一程,我想先走一步的诗音父母,应该也会在天堂感谢你们的吧。”

班主任老师的话很沉重,我们不由自主地留下了眼泪。

“老师,这是我们的心意,希望诗音她不要责怪。”我作为代表,将花圈送到她面前,深深地鞠了几躬。

面对诗音的遗照时,眼眶的泪水不禁悄然滑落,我捂住了脸颊。

“老师,对不起,我想诗音她在自杀的时候,一定……一定有很大苦衷,可惜……可惜我们作为宿友却没有发现。”

“老师,我们对不住她……”

我哭得梨花带雨,径直扑到了班主任老师的怀里。他轻拍着我的后背,慈祥地安慰道。

“不管你们的事,诗音她……她的情绪一直不大好,我也做了很大的努力,结果还是没能知道……”

我的姐妹也走上前,轻轻地安慰我。

“好了,明天还有测验,你们也该回去复习了吧,我送你们出去吧。”老师指了指外面,提议道。

“老师,不用了,我们自己走就可以了。”

我收起了悲伤,抹干泪水,在姐妹们的陪同下离开了。

刚走出殡仪馆,我连忙扔掉湿透的纸巾,长出了一口气。

“哎,我的天,今天流的眼泪恐怕比我之前16年流的都多。”我把手打在姐妹的肩上,一阵诉苦。

“喂,别松懈吧,再装一下子嘛。”

“装你妹,哭得眼睛都肿了,这戏还不够逼真啊!”我撅起了嘴,嗤之以鼻。

“好啦好啦,既然这么累的话,你干脆去KTV玩一下好不好?”姐妹们提议道。

“还是不要了,我今天真的累,还是下次吧。”我摆了摆手,干脆地拒绝了。

“嗯,那明天见吧。”

“再见。”

我和姐妹告别之后,独自上了公交车。

滴滴滴……

忽然,手机QQ响了起来,我下意识地打开来看。

那是我们宿舍的Q群,也就是刚才陪我一起过来的那些姐妹,其中一人说道。

“喂,你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蹙起了双眉,有些不耐烦地嘟囔道:“这家伙,那时候不是说好别提这些的吗,怎么又犯傻了?”

于是,我敲上回话。

我:为什么说是我们的错?

我:是她自己有抑郁症,自己想不通而已。

姐妹1:可是,那也是因为我们平时……

姐妹2:别想太多了,那些事情就当做过去吧。

我在对话框上敲出了回话,但仔细一想,又不满地删掉了。

那些事情我本来不想回忆,但在她们的聊天记录下,不禁又浮上了眼前。

就在诗音死之前的那天晚上,我们跟往常一样,在学校后面的暗巷堵住了她。

“嘿嘿,今天的钱拿来了吗?”我冷笑着说道,手里还把玩着之前抢来的笔盒。

“对……对不起,我真的没钱了……”诗音缩成了一团,哆哆嗦嗦地回答道。

“没钱?”我一用力,笔盒咔地一声裂开了,里面的东西落了一地。

“诗音,你这段时间是越来越慢了呀,是不是又皮痒了?”

“不……我没有,我……”她已经不敢面对我的目光,低下了头。

“我告诉你,我们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你已经两个星期没给保护费了耶。”我向姐妹们打了个颜色,他们会意地走上前,架起了诗音。

“200块,明天带过来,知道了吗?”

“等一下,我……我真的没有。”诗音身子抖得厉害,但在她们的控制下,却不敢反抗。

“要不,我天天给你们打饭,拿书包,反正做什么都可以的。”

“哼,滚开!”

我一脚踢开了她,恶狠狠地说道:“谁要你帮我们干这些,也不掂量自己什么身份,你只是个没父没母的孤儿!”

“动手。”

在我的命令下,那些姐妹将她提了起来,一顿拳打脚踢。

诗音只能捂住脑袋,一个劲地求饶。但这里可是偏僻的暗巷,加上夜色已深,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经过。

就这样,我们将她暴打了一顿泄气,而且还拍下了照片,以此来威胁诗音。

“省点吧,你只是我们的提款机,记住,今晚回去多拿点钱,不然下次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施暴之后,我们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暗巷,将诗音留在那里,反正之前都已经试过好多次了,我们下手很有分寸,不会挑明显的地方打,只要她不说的话,绝对不会暴露出来的。

“带点记性吧。”

在临走之前,我还不忘抢走了她的书包。

里面只有一台破旧的手机,虽然破解不了,打不开里面的软件,但至少可以卖点钱吧。

车子忽然一个急刹,我从回忆里抽离出来,就是因为这样,在那天晚上,我们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诗音在宿舍服药自杀了。

根据警方的报告,她生前一直患有抑郁症,早有自杀的念头,班主任老师也多次开导,但效果不尽如人意,听说她什么都不说,总是埋在心里。

我现在知道了,大概是因为我们的威胁吧。

真是没用的家伙,就这点事要死要活的,不过也不能全怪我们,说不定她还在外面惹了什么人呢,反正我们只是问她拿点钱而已,根本不算什么的。

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转眼间,已经到了家门口。

我扬手下了车,一进房间便摊倒在床上。

今天的事情可真够多的,差点累死我了。

滴滴滴……

手机QQ又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又是那些诚惶诚恐的姐妹们。

姐妹1:不知怎的,去过灵堂之后,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姐妹2:其实我也是,你们相信鬼魂吗,我总觉得诗音在哪里看着我们。

我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敲上了回话。

我:真是的,你们这些胆小鬼,世上哪有什么鬼魂,而且这都是她自己的事,警方也没说什么,你们干嘛往自己身上揽?

姐妹1:那也是,咱们还是快点忘记这一切吧。

姐妹2:嗯……

我拿开手机,将枕头放在床边,背靠着休息了一会。

“这些家伙也不是什么干大事的人,算了,之后找个机会脱离她们吧。”

我下定了决心,拉下了电灯开关,打算睡一觉。

正在这时,QQ群又响了起来。

姐妹1:美美(我的名字),你破解了诗音的手机了吗?

我:没有啊,我正在睡觉。

姐妹2:那怎么可能……

我正疑惑她的话,下一刻,只见群里诗音的头像竟然亮了起来。

我的瞳孔瞬间扩大了几倍,同时,我的床底下亮起了一束光芒,在黑暗中特别耀眼。

工业废水处理设备印染污水处理设备生产销售

济宁双壁波纹管产品型号齐全

姜堰展厅设计装修展览展示设计辰信传媒20年经验值得信赖

黑龙江零食商用24小时单柜扫码售货机厂家

二手14吨随车吊价格陕西随车吊新车价格

连云港回收三氧化二锑现金收购

配电管网CPVC电力管济宁供应

甘肃固德威光伏逆变器回收二手光伏逆变器回收

巴南区物业清洁资质办理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