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大漠孤烟到长河落日煤都乌海的城市理想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8:00 阅读: 来源:热风枪厂家

从大漠孤烟到长河落日:煤都乌海的城市理想

在飞机即将降落乌海机场时,散布于黄色沙海中的几个厂区,以及厂区里的高大烟囱,还有烟囱中飘出来的袅袅白烟,让记者马上想到王维那句“大漠孤烟直”的著名诗句。而看到被三大沙漠包围、黄河穿城而过的乌海这座城市,不由生出一份“悲壮”之感。  但是,当记者来到乌海市文联主席郭振莲的办公室,看到一幅在乌海拍摄的落日画面时,之前的悲壮则被壮美所取代。  在这幅照片中,天空中是西下的红日,红日下面是冷峻的石头山,石头山前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漠,沙漠与和黄河之间是一片湿地,掩映在夕阳之下,而黄河的河道更是层霞尽染,于是乎,长河落日,美妙无比。  郭振莲告诉记者,乌海地处毛乌素、库布其、乌兰布和三大沙漠交汇处,周边又有甘德尔山、五虎山、桌子山,加上黄河穿城而过,这些独特的地质地貌,形成了这里壮美无比的长河落日的景观,这在没有来过乌海的人而言是无法想象的。  这两幅截然不同的图景可谓是现在乌海这座城市两张极具表征意义的城市图景。前者代表了传统的工矿城市的遗痕,而后者则代表了新时期乌海城市转型的自然依托之一。对乌海城市的决策者而言,无论是乌海的经济转型还是城市转型,最终的目的都是希望将乌海从“大漠孤烟”的困境中带出来,进而将“长河落日”的美好画面在这里得以长时期甚至是永久性的呈现。  当然,和其它资源型城市和工矿城市一样,这样的转型注定因为牵涉到复杂的产业调整、社会重构、城市规划等多个方面,充满不确定性,甚至依然难逃“矿竭城衰”的命运。  但在乌海市市长侯凤岐看来,乌海走出资源型城市转型的发展的魔咒,进而得以实现乌海的城市再造的可能性是乐观的,理由不仅包括乌海今天在资源尚未枯竭的时候已经开始考虑转型问题了,而且,与同样地处西北地区的其它城市相比,黄河所能够带给乌海城市发展的资源保障是其它很多城市所不具备的。  而且,最近几年,乌海依托资源城市所积累的相对强大的财力,在包括城市棚户区改造、生态环境治理、产业升级转型、城市文化建设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投入,并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那么,这些真的足以保证为乌海赢取一个长期的可持续的美好未来吗?50年甚至更长时间以后,这个城市将是怎样的一片景象呢?  确定的是,那个时候,这里的煤炭基本上已经开采完毕,但不确定的是:这里居住的人口是否真的能够维持在今天的水平,甚至达到目前规划的100万的规模,多年前随着棚户区改造的工矿移民是否已经完全适应了公寓楼里的人生?这里是否依然延续了今天实现的产业的升级和非煤产业的持续发展,或者出现今天美国底特律这样的城市溃败?这里是否像今天这样,虽然地处沙漠边沿,却实现了人均绿化面积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随着黄河海勃湾水利工程的建成而形成的118平方公里的乌海湖那时候是否依然碧波荡漾?  很显然,在煤都乌海实现其城市转型理想的过程中,依然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而对这些不确定性化解的程度,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乌海的城市未来。  不过,对乌海而言,有利的因素之一是,无论是从国家宏观层面来看,还是从城市层面来看,在资源城市尚未资源枯竭之前进行城市转型的共识已经普遍存在,尽管,在依然保持追求利润最大化资源企业和主导城市转型的政府之间存在一定的冲突。  1. 乌海湖边的新乌海  在今天乌海市对这座城市未来景象的表达中,乌海湖可谓是最值得期待的一个地方了。  4月11日上午,记者在乌海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的施工现场看到,大坝的主体工程基本已经完成,工程泄洪闸整个坝面贯通,土石坝和电站标段主体工程已完成,正在进行扫尾工作。  按照规划,工程在今年9月将开始蓄水,年底前完工,届时,将形成118平方公里的乌海湖,再加上城市水系的建设,乌海市海勃湾城区与乌达城区通过水利工程连为一体,在黄河两岸形成集黄河、沙漠、湿地、山川为一体的城市景观,这被当地人形容为漠上江南。  乌海市文联主席郭振莲告诉记者,乌海是黄河流域山、水、沙漠等景观资源与生态要素最为集中,配置最为独特,结合最为完美的城市,特别是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建成蓄水后将形成118平方公里水面的乌海湖,使得乌海在西部城市,乃至沿黄城市中独占大湖在城中的亲水优势。  乌海市亦提出集中力量建设中心城区,优化城市发展布局,促进人口和公共服务功能向滨水地带聚集。其中包括“让城绿起来,让水”活“起来”,以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建设为契机,乌海市规划了以乌海湖为中心的环城水系,打造“水在城中、城在水中”的乌海城市新形象,使之成为沙漠干旱地区特色鲜明的城市品牌。  当然,对于乌海市而言,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除了规划中的防凌防汛、生态改善以及发电之外,其背后亦代表了乌海市对当地水资源短缺进行改善的预期。乌海市发改委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从目前产业发展情况看,乌海市年需水量2.86亿立方米,其中黄河水指标仅0.5亿立方米,地下水1.23亿立方米,地表水0.1亿立方米,缺口1.03亿立方米。据测算到“十二五 ”末年需水量达到4亿立方米,用水的严重不足将制约乌海市经济社会发展。  乌海市市长侯凤岐向记者分析,在各种资源要素中,水是最稀缺最珍贵的资源,就乌海的情况来说,一要高度重视水资源,对所有的工业园区和工业企业都采用国家最先进的节水装备;二要在国家、自治区和当地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所有的工业园区通过工业污水处理,促使水资源循环利用,减少污水排放;三要利用好工业废水。  “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建成后,将形成118平方公里的水面,必要时也可作为工业用水的补充。”侯凤岐说。  乌海市发改委亦提出,恳请国家和自治区在黄河水利用指标上予以支持,同时支持并大力推动乌海市开展水权置(转)换工作。  2. 棚户区改造与城市重塑  如果说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的修建以及乌海湖的出现,为乌海的城市发展提供了新的空间的话,那么棚户区的改造对乌海城市发展而言,是更具迫切性城市再造和重塑。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乌海开发的初期,从全国来到这里进行煤炭开采的人,基本上是“住帐篷、睡地窖、吃水要用车到黄河拉”,即使是在建市以后乃至改革开放初期,乌海人口主要分布在三个城区和工矿区,住宅主要以五六十平米的平房为主,有的自己打个土窑,冬天取暖从火墙到土暖气。纵然是城区,开始的时候,也就是漫漫黄沙中大片低矮的平房中点缀两三栋三四层的“高”楼,当地人的形容是“一条马路半座楼,一个警察看两头”。  “这样的分布格局,不仅仅是说居民的居住条件差,而且,从城市规划角度看,也很难进行基础设施的改进,供热供电等都是问题。”乌海市住建委房管局副局长郝利平告诉记者。  进入新世纪以来,乌海开始实施“工业向园区集中、农业向高效园区集中、人口向城区集中、城区向黄河靠拢”的空间格局规划。  2007年,乌海以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项目为契机,全面实施了棚户区居民搬迁改造战略,改造工程涉及卡布其、老石旦、梁家沟等11个矿区,棚户区居民搬迁改造工程也就此展开。  乌海市房管局提供的统计资料显示,从2007年至2012年,乌海市保障性安居工程累计投入117亿元,共实施国有工矿棚户区、廉租房、公共租赁住房等7类保障房工程,开工建设保障性住房共计7万套,基本建成5万套,2.3万户棚户区居民和住房困难家庭迁入新居。  郝利平告诉记者,2013年,乌海市继续将保障性安居工程列入为民办的12件实事之一,将建设各类棚户区改造住房4310套、公共租赁住房740套,同时要进一步完善住房分配制度,做好保障性安居工程的后续管理工作,让更多的棚户区居民迁入新居。  随着棚户区改造的推进以及城市空间的重新布局,相关的城市基础设施也就可以有序的进行配置。比如路网系统。据统计,2008年至2011年,乌海市以“一横二环三纵”公路主骨架为重点,累计完成公路建设投资47.2亿元,全市等级公路里程达到879.8公里,其中,2010年公路建设投资超过前4年的总和。  此外,在人口实现较多的集中居住以后,乌海市集中供热普及率达到82.5%、供气普及率达到79.2%、生活垃圾处理率达到85.4%、城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2.6%。  “这在以前的乌海,是很难想象的。”郝利平说。  当然,就城市空间布局的调整而言,除了棚户区改造之外,2011年,乌海市推进了城区企业的“退城入园”,将之前分布于城区的企业搬迁到工业园区,因此也为城市空间的优化提供了新的空间。  记者走访的位于乌海市海勃湾区千里山工业园的蓝星玻璃,就是由城区搬迁到园区的,并在搬迁过程中实现了生产工艺的升级改造。  3. 产业园区里的转型  对一个资源型城市而言,城市转型与产业转型升级尤其密不可分,产业转型也尤其关键。  记者走访的千里山工业园,园区总体规划面积47.38平方公里,已入驻企业168家。  该工业园管委会主任青格乐告诉记者,园区工业经济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分散到集中、从以煤为主到多产业并存的发展历程。目前已初步形成“煤-焦-化工”、“煤-焦-钢铁-机械制造-汽车生产”、“煤-焦-煤气-天然气-天然气综合利用”、“煤矸石-电-粉煤灰-水泥-混凝土、煤矸石-高岭土-陶瓷、煤矸石-高岭土-高档填料”等多个产业链条。  此外,园区按照“走新型工业化之路、建设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的发展思路,积极引进循环经济项目,努力构建循环经济产业链,不断提高资源利用率和产品附加值。特别是陕西汽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乌海新能源专用车辆生产项目、乌海华油天然气有限公司焦炉煤气综合利用项目,更是被认为对于园区产业和产品层次的提升,迅速扩大园区经济总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这背后代表了乌海在产业发展中摆脱对煤炭的依赖,进行多元发展的判断和努力。  乌海市市长侯凤岐介绍说,资源枯竭是一个动态过程,作为不可再生的部分资源,其开发到了一个旺盛期后会进入一个衰退期,然后直至枯竭。  煤炭作为乌海地区的主要资源,经过50多年的开发建设,现有探明的储量近一半已被开采利用,为国家作出了重要贡献,贡献利税近200多亿元、提供商品煤14亿多吨。  “虽然当前还有一定储量,产业发展正处于蓬勃发展的势头,但我们必须提前考虑资源的转型发展和替代产业,在发展中开始转型。”侯凤岐说。  乌海的思路主要包括:不仅要把乌海建设成煤炭资源的生产中心,同时也要发展成加工中心和交易中心,以支撑乌海更长时间的资源利用和稳步发展;要树立资源循环发展、绿色发展、低碳发展的理念,科学支配、综合利用好现有资源,使其发挥最大效益;要做好现有资源的深加工文章;通过引进高新项目延伸产业链条;要加大对生产要素的培育。  在此过程中,在侯凤岐看来,为了促成大项目落户乌海,首先要建设好工业园区这个载体和平台,所有的工业项目都要进园区,形成一种集聚效应。  乌海市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乌海市煤炭开采、洗选、建材、火电等传统产业占GDP的比重由建市初期(1976年)的60.1%下降到43.5%,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由81.8%下降到67.7%;煤炭资源就地转化率由原来的20%提高到90%以上。而且,非煤产业占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也已经突破了50%。  让乌海引以为傲的是,2012年10月11日,乌海市与中国石油集团合作建设的全球规模最大的综合利用焦炉煤气制液化天然气项目乌海华油天然气焦炉煤气节能减排综合利用项目一期正式投产,实现了乌海地区焦炉煤气全部集中回收利用。  目前,乌海华油天然气焦炉煤气节能减排综合利用项目二期工程也在有序推进中。预计到今年6月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企业每年可生产液化天然气50万吨,实现利税5.6亿元,带动就业近400人。同时,项目每年可处理焦炉煤气30亿标准立方米,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07万吨,减少硫排放1640吨。  至此,乌海市从昔日“一煤独大”的经济格局正逐步蝶变为如今多元发展多极支撑的产业体系。  另外,乌海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12年乌海市GDP达562.6亿元,同比增长14%;地方财政总收入完成94.5亿元,同比增长14%,是2007年的3倍。  4. 煤矸石背后的城市难题  当然,尽管乌海的煤炭产业似乎得到升级,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产业多元化发展,但是,这座煤都长时间累积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其中包括对乌海城市转型带来很大压力的煤矸石问题。  乌海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乌海在50多年的煤炭生产过程中产生了约5亿吨中煤和煤矸石等低热值煤,经过自燃等消耗,目前累计堆存中煤和煤矸石总量约4亿吨,形成22座大型中煤和煤矸石等低热值煤山。  同时,乌海市经过大规模开发建设和转型发展,形成了完备的煤炭深加工产业体系,逐步成为方圆几百公里区域内较为配套的煤炭交易和深加工基地,每年都有大量周边及蒙古国入境焦煤流入乌海交易和深加工,“十二五”期间本地原煤产量控制在每年3400万吨,利用周边特别是蒙古国的煤炭资源逐年增多(2011年全年调入煤炭1680万吨,2012年调入1800万吨)。初步估算,这些煤炭资源入洗加工后,每年产生中煤和煤矸石等低热值煤约2500万吨,五年共产生1.25亿吨。若不加以利用,到“十二五”期末全市中煤和煤矸石等低热值煤累计积存量将达5亿多吨。  而且,随着中蒙边境乌力吉和巴格毛都口岸的开工建设,届时将有大量进口煤炭资源调入,随之带来的中煤和煤矸石等低热值煤亟待合理综合利用。  目前,乌海中煤和煤矸石等低热值煤的大量堆积对环境造成了恶劣影响,特别是对大气、水体、土地等环境因素造成极大的破坏。近年来,乌海地区特别是乌达区儿童白血病临床病例明显增多,亦被认为可能与此有关。  当然,这些中煤和煤矸石也并非完全一无是处。据乌海发改委提供的分析材料,乌海市的中煤和煤矸石等低热值煤的发热量在3000大卡左右,热值较高,是建设煤矸石综合利用电厂最好的燃料,具有成本低、性价比高的优势,是一种宝贵的可利用资源。特别是有利于解决乌海在转型发展过程中的电力缺口、城市热源点不足、节能减排压力和产业工人就业压力等问题。  乌海市发改委的预测是,需新建总装机容量为300-500万千瓦的煤矸石发电机组才能满足乌海及周边地区发展需要。而预计到“十二五”期末,除去煤矿回填、道路铺设、建材等方面综合利用部分外,乌海市煤炭洗选加工产生的中煤、煤矸石等低热值煤可支撑1500万千瓦装机煤矸石发电厂运转30年。  此外,按照“煤电热一体化”的思路,如果国家有关部门能够支持乌海低热值煤综合利用,亦将有利于解决乌海在转型发展过程中,因煤矿棚户区和沉陷区改造带来供热面积增加,而城市热源点不足的问题。  5. 书法城背后的城市未来  当煤矸石的黑色成为乌海城市转型时所遭遇到的烦恼之一的时候,另一种黑色却在上世纪就成为了这个城市转型的最重要的一张名片。  乌海市文联主席郭振莲告诉记者,在其看来,乌海城市转型的思路之一是,如果说前50年玩煤,后50年就是玩墨,虽都是黑色,但完全是不一样的境界,并形象地提出了“黑的哲学”概念。  郭所提到的玩“墨”,在很大程度是指书法。  关于乌海的书法传统到底是怎样诞生的,在乌海有不同的说法,其中记者听到的比较流行的是,当年大跃进期间从全国各地来到乌海进行煤炭开发的工人,因为业余时间没有其它的娱乐项目可以干,慢慢地就开始在周边的沙地上写字,后来写的人多了,就形成一些兴趣团体,并成为企业文化的很重要的一部分。  经历了那个阶段的乌海市书协名誉主席李贺年先生告诉记者,乌海市书法传统的形成,与来自政府官方的支持有很直接的关系。而这也充分体现在,中国第一个书法城落户乌海这件事上。  郭振莲告诉记者,早在1994年就提出书法城建设的远景规划,书法城建设在每年的市委全委会和政府工作报告中都作为重点进行部署。2008年,乌海向中国书协提出“中国书法名城”命名的申报,并于当年被中国书协命名为首个“中国书法城”。  此后,文联又起草了纲领性文件《乌海书法城五年规划》(2009-2013年)和《进一步推进书法城建设的实施意见》,并由市委常委会通过。至此,乌海市书法城建设进入系统、全面、快速、有序的推进阶段。  截至目前,乌海市国家级书协会员达到23人,自治区级书协会员121人,市级书协会员1600余人,全市常年参与书法活动的爱好者已达万人。而乌海书法家冯印强首次荣获中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佳作一等奖,更是被认为填补了内蒙古自治区此奖项空白。  更有意思的,如今在乌海市的城市建设和街道布置中,推进“书法靓市”工程,在城市规划建设中融入书法文化元素,这在全国城市中恐怕也是罕见的。比如,先后开工建设了滨河书法景观大道、青山翰墨园、甘德尔山景区摩崖石刻、乌海书画院等一大批重要的书法文化设施,把书法传统文化元素真正融入到城市建设中,形成了乌海书法城市体系。  “打造”中国书法城“城市金质名片,进一步强化了书法在乌海文化、城市形象和旅游建设等方面的统领作用。”郭振莲告诉记者。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课题组在其《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的乌海经验》调研报告中称,现在的乌海人炫耀的不再是煤,而是“中国书法城”这张城市名片,在城市入口处巨大石碑上镌刻的“中国书法城乌海”几个遒劲大字让昔日的“煤城”笼罩在浓厚文化氛围中。  而事实上,书法城背后更代表了乌海在城市转型中对文化旅游产业的期待。在该市的产业规划中提出,紧紧围绕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即将蓄水形成的“乌海湖”,深入挖掘煤文化、水文化、草原文化、沙漠文化、农耕文化的丰富内涵,打造文化品牌,提升城市品位,加快城市转型。  6. 回到黄河文明  提到乌海城市文化基因和底色,在乌海市文联主席郭振莲的办公室,她有点自豪地说,通过自己办公室的三个窗户,一个可以看到乌海第一高山甘德尔山的顶峰,一个可以看到黄河,黄河对岸的黄沙,以及黄沙尽头的大山,大山顶上的蓝天白云。  她告诉记者,自己非常喜欢自己办公室里悬挂的那幅长河落日的摄影作品,并打印了好几幅送给朋友,因为这张图很好地表现了乌海的独特地貌。  可以想象,这幅图中,要是没有了黄河,就将是另一种景象了。  黄河给乌海带来的除了文化和文明的底色以外,更直接的恐怕就是城市绿化和城市园林建设的便利了,而在西部城市而言,绿色对一个城市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郭振莲告诉记者,乌海处在乌兰布和、库布其、毛乌素三大沙漠包围之中,城市建设即是绿洲建设,乌海人也因此格外热爱绿色,50多年来坚持不懈地进行绿化生态建设,使乌海成为沙海中的绿洲城市。目前,全市森林覆盖率达到17.5%,建成区绿化覆盖率达到37.8%,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12.4平方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在乌海市的城市规划中,将在环山环湖发展区建设“一轴一区、三环多带”的绿地系统。一轴即为黄河生态绿化轴,在滨黄河地带营造公共绿地和生态绿地,形成南北向生态绿化走廊。一区为甘德尔山与黄河库区旅游区绿化,包括蒙文化景区、高山草甸景区、四合木自然保护区、一线天景区等多个生态绿化区。三环为分别围绕三个城区的绿地环,由公共绿地、防护绿地、生态绿地组成。多带为沿排洪沟、公路、铁路等形成的绿化带。  此外,以市级公园和滨水公共绿地为主体,大、中、小型公园形成配套体系,逐步形成布局合理的公共绿地体系,规划公共绿地1730公顷,占城市建设总用地的13.2%,人均公共绿地17.3平方米。  乌海市提供的数据显示,过去5年,乌海市累计投入绿化资金40亿元,完成造林绿化面积43万亩。  而2013年乌海市造林绿化任务更是被认为是最重的一年,全市共安排林业重点工程造林任务7.1万亩,其中,三北防护林工程人工造林1万亩,天保工程人工造林6.1万亩。为此,去年冬季,乌海市各部门就上山挖好了树坑,一些树木已移植到位。  按照规划,乌海将利用水利枢纽和即将形成的118平方公里“乌海湖”舒缓水面,变“乌海”在“乌”字上做“煤”文章为在“海”字上做“水”文章,加快绕城水系建设、打造城市循环水系,引导人口向黄河沿岸转移,向“乌海湖”周边集中,通过不断提高城市的综合承载力和辐射带动力,为转型发展提供载体和平台,承载乌海及周边区域80万至100万人口。  当然,乌海市发改委也表示,乌海市年降水量不足180毫米、蒸发量却在3000毫米以上。特别是,影响全国的来自新疆和西伯利亚的两条沙尘暴路径每次都会途经乌海,乌海市被列入了津京风沙源治理二期工程范围;随着黄河海勃湾水利枢纽工程的建成和100多平方公里“乌海湖”的形成,库区周边的防护林建设成为迫在眉捷的重任;同时,加上乌海生态建设和绿化的灌溉需要对水质多重过滤,全部配套滴灌技术,生态建设成本较高、压力较大。所以,乌海市发改委提出希望国家加大对乌海的生态补偿的力度。  侯凤岐告诉记者,大西北生态建设背后的短板还是水的问题,只要有水就有生态,没水就没生态,所以水对大西北来说是最大的问题,对包括乌海在内的西北地区而言,“根本之策可能还是将来黄河的水权指标能给你多少,这对这个地方的影响是根本性的。”

南京新协和医院化验费用

安阳牛皮癣医院

北京专治习惯性流产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