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风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风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财11周年创新100华人文化黎瑞刚终极价值观是技术创新的定义者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19:59:40 阅读: 来源:热风枪厂家

在投资内容还是投资技术这个选择题中,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华人文化控股董事长黎瑞刚优先选择了“内容”。不过,对他而言,这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题,对内容端的关注,他的出发点是市场需求,更是人性需求,而对内容端产生驱动的技术创新,并非冷冰冰、硬邦邦的“研发”二字能够诠释,“在技术创新领域,讲到根本,是哲学和价值观的东西:你有没有一种使命去要改变人类的生存状态,让世界更加美好。只有怀着这种终极价值观上的高度认同,才能进入到一些底层的开发中去,才能诞生一些革命性的东西。”

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黎瑞刚首次系统解读了技术创新对于中国经济、文化传媒产业以及华人文化的影响与意义。

第一财经日报:中国经济要转型,要动力切换,我们认为核心驱动力在于技术创新。对于文化传媒产业来说,技术创新起到怎样的作用?

黎瑞刚:每个行业不同,对于TMT来说,我们原来是在中间的这块——M(media,媒体),每一次的技术革新都导致了媒体平台、渠道、传输方式、结构的变化,就拿电视来说,经历了无线、有线、卫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变化,这也带来了内容创造者与用户之间连接的创新。

对于媒体行业来说,还有很重要的是内容这一端,它也不断在变化,而且一定和渠道相互关联。有些是不变的,包括好的故事、资讯、娱乐这些内容的创新性、想象力、基本价值观。而现在有了互动和社交属性,至少在目前,技术创新对于媒体行业带来了巨变,把媒体的基础设施改变、解构了,重新用互联网的方式连接起来。

技术对我们是极其重要的。从投互联网的逻辑来说,技术创新是驱动性因素,因为有技术才会有很多内容生产模式和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但这肯定不是全部。技术不能代替创意和内容本身,内容那一端永远会创造很多价值更替性的东西。算法再厉害,仍然无法比拟人类情感方面的东西。可能将来机器人、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起来后,某种程度上可以解决人类很多重复性劳动,但是创造性的工作,尤其是和人的情感相关的这块,对于技术是形成挑战的。机器人可以模仿人进行理性判断,而且必然超过人脑,但是人作为高智动物很重要的一点是有很多情感因素,对情感的算法,对创意生产机制的解析,至少目前来看,即使用大数据的关联性也很难解决。这也就是媒体内容的价值和魅力。

日报:尽管说经济转型的核心驱动力,我们认为可能更多在技术创新而非商业模式的创新,但后者显然也不可忽视,您怎么看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黎瑞刚:是一致的,技术驱动最后都需要变现,技术创新不是简单的基础研究,最后是要创造商业价值的。

以VR技术为例,其实对于内容端来说,它创造了一种新的版权、收入、体验价值。在电影、演唱会、旅游,未来乃至在体育、销售等场景里得以实现。

比如,未来的电影就会出现两个版本:一个是影院版本,一个是VR版本。影院是通过发行体系的集体娱乐体验,VR是带来个人体验的,通过云端进行存储、分发,用户戴上智能VR眼镜,就直接付费,这样又给版权创造者、那些制片公司带来另一种收入。不过这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是巨大的挑战,观众不再是被动观赏的客体,观众沉浸在现场体验之中,所有的剧情不是在客体的屏幕上,而是发生在你主体的四周,因此导演、编剧要学会从考虑三维来编故事了,剧情和空间效果可能要重新设计。

现在用VR技术来做音乐会已经很成熟了。你看到很多体育场馆几万人同时听一个歌手的演唱会,他们付了很多钱却坐得很远,为什么(还要到现场)?只是为了现场的气氛。如果有一个摄像头就在演员边上,你在几千里、几万里远的地方,戴上了这个设备,听到了一样的音响,看到了比现场更逼真更细节的东西,演员可能就在你的两米之外。你可能只需要付一百元,和你一样的可能有几十万人,这对于演艺公司来说又是除了门票、赞助之外的另一种收入。而且你可以换着镜头看,一会站在演员边上,一会站在观众边上,也有可能在后台看到工作人员,是新的体验。

日报:您在两三年前就特别关注虚拟现实这个创新技术领域,最近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也作为领投者,和迪士尼一起投资了硅谷的VR领域创新企业Jaunt。如果以投资Jaunt作为案例,当时选择这家企业最核心的考量因素是什么?

黎瑞刚:Jaunt一直是VR摄像头技术的领先者,现在它逐步步入发行和内容生产领域,它未来会成为VR内容的分发平台,也会成为重要的内容生产平台,所以我们这次和迪士尼一起领投了这家新锐公司。正如我刚才所说,VR不光是虚拟现实的智能设备、云端处理,更重要的是它带来了一种浸入式体验。传统娱乐和审美都是有主体和客体的,观众永远是坐在底下看着台上。在今天这个互联网时代,主客体是模糊的,你在一个群中间,既是内容发布者,也是接收者,既是内容的分享者,也是互动者,你和内容已经没有主体和客体的分别。这种浸入式、消解主客体的娱乐方式,是内容生产和消费的未来,这种趋势既发生在移动互联网世界,也发生在线下的体验世界,这对以往是颠覆性的,这是我能感觉到的。

日报:如果继续以VR这一领域为例,您看到目前中国企业在这一块的创新是怎样的现状?关于技术创新,从中可以总结出哪些具有启发性的建议?

黎瑞刚:中国公司现在发展很快,不只是VR技术,在别的技术领域,在应用端都跑得很快。但我觉得有些基础研究性的、革命性的东西比较少,而硅谷的一些公司还是认真在做的。

这也的确是中国企业的特点,做一些微创新而不是基础领域的创新,在应用端、商业模式、变现那一端,“最后一公里”上可以有很多花样,再加上庞大的人口市场,确实可以有这样的基础来做各种创新的应用试验。

这和价值观有关。在技术创新领域,讲到根本,是哲学和价值观的东西:你有没有一种使命去要改变人类的生存状态,让世界更加美好。只有怀着这种终极价值观上的高度认同,才能进入到一些底层的开发中去,才能诞生一些革命性的东西。

这个观点不光是在技术领域,在内容创业中,也有这个问题。在内容创业中,不能光玩技巧,今天大家一股脑在说IP。什么叫IP?好像互联网上点击率高了就叫IP。但是内容根本是价值观的问题,是你对世界、自然、人性本质的认识,我们的企业能在这方面达到这个高度的还很少。

日报:您有一个梦想,就是做世界级的媒体娱乐公司。为此,华人文化会在哪些方面进行重点布局,在运作和投资理念上是怎样的考虑?

黎瑞刚:我们现在投资主要还是在内容领域,同时高度关注渠道和平台的变化。但是后者不能投得太快、投得太猛,因为技术发展太快,我们一定要看准大方向。目前我能看清的主要就是两个,一个是VR,一个是智能电视和移动视频。但是重点应该还是在内容领域。

在线医生咨询

预约挂号网

名医汇

相关阅读